•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永清,永不清

    推薦人:渡厄 來源: 原創 時間: 2018-11-03 13:10 閱讀:
    永清,永不清

      人生不止是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但是如若連眼前的生活尚還不能茍且,何談詩和遠方呢?在我的生活里,便有一種無法容忍的茍且——學校門前的那條公路。

    記得二十年前,這條路,還不叫公路。它有一個更加親切的名字——馬路。記憶中的這條馬路是由堅實的泥石鋪就的。附近的鐵工廠里有煅燒后的煤屑,人們把煤屑傾倒在路上,均勻地鋪開。踏上去,有窸窸窣窣的碎的聲響。道路兩旁是一排排高大的梧桐樹、低矮的民房。從高處看,像一條婉轉優雅的裙帶,貫穿著古老的永清鎮。一端連著遠在二十公里外的安岳縣城,一端連著乾龍、高升、橫廟等幾個更僻遠的鄉村。每天清晨,老師就帶領著咱們班同學在這條路上跑步,迎著東方熹微的晨光,迎著涼爽的晨風,大家喊著整齊的號子,鏗鏘的腳步聲和著腳下煤屑的絮語,一齊滿溢了少年的記憶……

    可是,如今的這條路卻變得如此陌生而且面目可憎!三步一小洼,五步一大坑。來往的車輛如過江之鯽。晴天灰塵漫天,下雨泥水四濺。這還是我記憶中的那條可親的馬路嗎?我不認得你了,你的整潔和樸素呢?你的端莊和矜持呢?我知道你承載了太多無法言說的傷痛,就如一個老且病的母親!

    你的委屈,我們知道。你用劇烈的顛簸告訴我;你用飛濺的泥水告訴我;你用深陷的眼洼里的淚水告訴我;你用漫天的灰霾告訴我——孩子,媽媽病了!救救我!可是我們無可奈何。我們只有把你的愿望告訴我們的zf。可是他似乎聽不到我們的聲音。也許,他不是你的兒子。也許,你,和我們,不過只是他的奴仆罷了。

    等了很多年,政府終于給出了答復,說什么等到遠在橫廟的關刀橋水庫竣工之后,才開始治你的病。因為怕修建水庫時大車的碾壓再次傷害你的身體。真是可笑到了極點,他們根本沒有打算把你徹底治好,好到可以稍微重一些的負擔對你毫發無傷的地步。

    終于機會來了,據說有上面的頭頭要來檢查工作,zf怕你用顛簸、泥水……用你曾經告訴我們的語言來告訴頭頭們——而這幾乎不可避免。于是,迅速地,一輛裝滿了鵝卵石的“救護車”來治你的身體了。你苦笑了一下,你坑洼的身體暫時被填平了。你的滿目瘡痍,被頭頭們飛馳而過……

    但是,母親的路啊,你用更大的憤怒告訴你的孩子們,媽媽病的更重了!每當一輛輛車子碾過你的身體,那些散落在路上的碎石,被車輪激起,像一枚枚憤怒的子彈,擊向過路的孩子,路邊林立的商店。“啊!好疼!”孩子捂著被碎石擊中的肩膀。“嘩啦啦”商店的玻璃門轟然倒塌……

    可是這zf,眼睛朝著的天上的頭頭,何曾看見過腳下的路。他們哪里聽得到屁人民的吶喊,哪里看得見母親委屈的淚水?哪里聽得到悲憤的控訴?

    媽媽,我是你的一個無能的孩子,我是你邊上學校里的一名平凡的語文老師。我不怕說出這些憤激的語言。我擔心的是,我的學生們,有一天被你的漫天的灰霾傷害他們稚嫩的心肺,被你憤怒的“子彈”擊中他們柔弱的身體。我知道,你是無心的,媽媽。就如我晚年癡呆的祖母曾惡毒地詛咒過她的子孫一樣。

    我痛恨自己的無能,媽媽。我不能為你減輕哪怕一絲一毫的痛苦。我更痛恨自己無權,媽媽。我不能像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里播出的那些zf官員一樣,一心想著他們的子民,救你于水火。但是,我是你的子民。我想發聲,督促那些也理應是你的子民而非皇帝的當權者,拿出真正為人民服務的赤子之心,真正徹底地為你換上新裝,使你煥發青春!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永清,永不清》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永清,永不清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1900.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