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豐子愷:高級的成熟,是保持一份童真

    推薦人:依伊&花兒 來源: 原創 時間: 2018-11-10 11:08 閱讀:
    豐子愷:高級的成熟,是保持一份童真

      人間我來過,世界我走過

      120年前,也就是1898年的11月9日,浙江省石門鎮,一戶姓豐的人家迎來第一個男丁。

      在他之前,豐家已經有了6個女兒,父母格外疼愛他,取名為豐仁,小名為慈玉,希望他心懷慈悲、溫潤如玉。

      豐家在當地是書香門第,父親是清朝最后一科的進士,在當地也辦有私塾。

      作為家中唯一的男丁,他在父慈母愛姐姐疼的環境中長大,6歲時便早早的進入了父親的私塾。

      跟著父親讀的第一本書,就是《千家詩》,但除了詩文,他還對詩中的木版畫產生了濃厚興趣。

      從臨摹開始,他將書中的畫作都都模仿著描了很多遍。再后來,他又為同學畫像,甚至為孔子畫像,都是惟妙惟肖。

      那時的他,不會想到,這一次偶遇,就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17歲那年,他進入浙江省第一師范學校學習。在學校的頭兩年,他成績很好,經常得第一名。

      但這一切都在遇到李叔同先生的繪畫課后,發生了變化。

      他比少年時對繪畫更著魔了,甚至著魔到其自己的教育專業都不去上了。

      而他的努力和進步,讓眼界很高的李叔同都大為稱贊,“我在所教的學生當中,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快速的進步。”

      這不僅讓豐子愷大受鼓舞,還讓他第一次找到了人生的方向,那就是繪畫。

      這種抉擇和取舍,是需要極大勇氣的。

      因為在學校,他主修的非繪畫,而且也沒有接受過正規的訓練,特別是西洋畫的水平,只能稱作業余。

      但豐子愷卻沒有猶豫,他說“我的心猶似暮春的柳絮,隨了機緣與風向而亂走,全部抱定自己的主見。”

      都說,選擇比努力重要,但如果你能堅定的選擇,再加上堅定的努力,能夠改變的又何止自己。

      他在學校剩余的時光里,潛心學畫,又在畢業后賣掉祖宅一棟,赴日本學畫數月。

      在日本,他又被竹久夢二的畫風所感染,開始嘗試使用洗練的技法和淺白易懂的筆觸,逐步形成了自己作畫的風格。

      歸國后,他常常邊讀古詩邊結合里面的意境來作畫,但人物卻都是穿大褂的現代人。

      畫作一出,就很受歡迎,特別是《文學周報》主編鄭振鐸,主動向豐子愷索畫,并以“漫畫”作為版面的標題。

      從此中國開始有了“漫畫”這名稱。

      而作為創始人,豐子愷經過少年時的一次偶遇、西湖邊的一次轉彎、跨越重洋的一次短暫留學,就一不小心開創了前無來者的方向。

      像老人一樣思考,像兒童一樣娛樂

      豐子愷是家中獨子,又年紀最小,自然是被百般寵愛。而被愛沐浴大的人,看待事物的眼光總流露著溫柔和悲憫。

      這種特質不僅體現在他的作品,更體現在他對待孩子的態度上。

      豐子愷曾說:“我的心為四事所占據,天上的神明與星辰,人間的藝術與兒童。”

      而他的藝術就通過兒童的視角,展現出他獨有的溫柔與童真。

      因此,在他的筆下,孩子是出現最多的,而且不再是簡單呆板的胖娃娃,而是“人間最富靈氣的”一種。

      他的用筆永遠簡單,特別在孩子身上更是淋漓盡致,幾乎沒有過多的顏色和筆墨。

      他畫盡了孩子的喜、怒、哀、樂、懵懂、稚拙等多面的神采。

      因為熱愛孩子,所以他提倡成人們都得保持一點“童心”,也都要去維護孩子的“童真”。

      他十分討厭傳統教育中,成人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孩子,認為這是束縛孩子活潑的天性。

      他說“往往一般大人稱贊孩子的懂禮貌、會儲錢、不好動,說,‘這真是好孩子!’我只覺得這同弄猴子一樣,把自己的孩子當作猴子,不是人世間最悲慘的現象么?”

      而在他的筆下,常常用寥寥數筆畫出了教育問題。

      他認為“教養孩子的方法很簡便。教養孩子,只要教他永遠做孩子,即永遠不使失卻其孩子之心。”

      而讓孩子就做個孩子,也是他作為父親送給孩子的一份禮物。

      他從不刻意為子女籌劃人生,孩子愿意怎么長就怎么長,喜歡學什么就學什么,他從不干涉,但是會細心體察孩子的性格愛好。

      他經常與孩子們一起搭積木,“乘火車”,教他們唱兒歌。

      他說:

      “他們笑了,我覺得比我自己笑還開心;

      他們哭了,我覺得比我自己哭還傷心……

      由于這種愛和親近,我才常常體會了孩子們的心理,發現了一個和成人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兒童世界。”

      豐子愷的家庭教育非常成功,3子4女皆學有所成,在各個領域成就斐然。

      如今先生已經去了幾十年,可是他的觀念,他的畫作,放到今天,依舊觸目驚心。

      父母的焦慮中,起跑線的比拼已經到了學前教育,有的孩子優秀的“無法直視”,有的孩子直接被擊垮,捫心自問,這真是好的教育么。

      豐子愷少年喪父,但恩師李叔同,無疑在他的生命里充當了父親的角色。

      在第一師范求學時,因為難以忍受學校繁復約束的校規,年輕氣盛的豐子愷當眾與訓育主任發生了口角,甚至還廝打起來。

      毆打老師,這放到任何時候,都是大不敬的行為。

      學校當即開會,研究是否要上報教育廳,開除豐子愷學籍。

      其他老師要么支持,要么沉默,但一向嚴厲的李叔同卻開口了,他同意嚴懲學生毆打老師的行為,但也指出老師也有教育不當之處。

      再者,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場所,如果因為一件可以改正的事,就犧牲掉一個學生的未來,有失本分。

      在他的力爭下,最后豐子愷被記了大過,而不是退學。

      會后,李叔同又親自帶他登門向訓育主任賠禮道歉,并告訴他“士之致遠者,當先器識而后文藝。”

      先做人、再做事,恩師的話牢牢的刻在豐子愷心里,而恩師的為人更是成為他一生的信仰。

      他說“因為李先生的人格和學問,統制了我們的感情,折服了我們的心。他從來不罵人,從來不責備人,態度謙恭,同出家后完全一樣。”

      李叔同39歲時落發出家,法名弘一。這對豐子愷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在恩師出家10年后,也是他30歲時,他也皈依佛法,法名“嬰行”。

      也是在這一年,他畫了50幅主題為“戒殺”的作品,以祝賀恩師50歲壽辰。

      后來在弘一法師的提議下,戒殺改為“護生”,“護生者,護心也。去除殘忍心,長養慈悲心,然后拿此心來待人處世。這是護生的主要目的。”

      從此護生成為他一生的信仰。

      10年后,也就是1939年,他在顛沛流離的路上,他如約的完成了《護生畫集》的第二集。

      這個畫集,與他這個時期的創作,與國破山河在的殺戮,截然相反。

      畫集里,處處是恬靜,是祥和。他想透過畫筆告訴國人,無論多艱難也別放棄希望,希望就在不遠的將來。

      收到畫集的李叔同非常高興,很快為畫集配上了文字,并回信:

      “朽人70歲時,請仁者作護生畫第三集,共70幅;

      80歲時,作第四集共80幅;

      90歲時,作第五集,共90幅;

      百歲時,作第六集,共百幅。

      護生畫功德于此圓滿。”

      收到恩師之函,豐子愷回信:“世壽所許,定當遵囑”。

      從此,豐子愷謹記李叔同的囑托,每過10年他就續繪一集《護生畫集》,弘一法師圓寂后,他的畫集仍不輟,風雨不斷。

      1973年,已經75歲高齡,且在動蕩中因批斗肺部感染的豐子愷,利用在家休養的時機,提前5年開始了,《護生畫集》最后一集的創作。

      但當這一集真正出版時,他本人已在前一年去世。

      可是,他用一生踐行了對老師的感恩與尊敬,踐行了護生的信念與追求,留下了一幅幅讓人安靜、向往的畫面。

      俞平伯看他的作品感慨說:“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著人間的情味。”

      在風雨中活的像個大人,

      在陽光下活的像個孩子

      雖然父親陪伴豐子愷的時間不長,卻身體力行的交會了他很多處世的道理。

      父親是清朝最后一科的進士,但卻未能出仕。

      中了舉卻不能步入仕途,這恐怕是那個時代讀書人最大的失落。

      但傷心之余,他卻不頹廢,他仍是像以往一樣,重視詩酒生活。

      豐子愷曾回憶道:

      “父親的晚酌,時間總在黃昏。

      八仙桌上一盞洋油燈,一把紫砂酒壺,一只盛熱豆腐干的碎瓷蓋碗,一把水煙筒,一本書,桌子角上一只端坐的老貓。”

      這些回憶,最終讓豐子愷總結為16個字,“不亂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在抗戰的飄搖中,他被迫帶著一家老小十幾口人逃難,但一路上流離失所災民和哀鴻遍地的慘象,都讓豐子愷一次次提起畫筆,描繪華夏大地上的觸目驚心。

      他的筆下,一條小狗吊著小主人的腿,頭上是炸彈,腳下是鮮血。

      他的筆下,是無頭圖,“空襲也,炸彈向誰投?懷中嬌兒猶索乳,眼前慈母已無頭,血乳相和流。”

      而在動蕩的十年,他被批斗,下放改造,可以說摧殘身心,但他的心態卻很豁達。

      女兒來看他,看到70歲高齡的老父親在田間,佝僂著腰、顫顫巍巍、步履蹣跚的樣子,忍不住落淚。

      豐子愷反倒安慰她說,別人見他年紀大了,才安排這種不太重活兒給他。

      當年,私塾先生為他改名“子愷”,寓意是讓他一生順遂。

      但愿望終究是愿望,豐子愷的一生,少年時經歷喪父,中年時又遇到戰亂,晚年時又遇到動蕩,可以說一生坎坷。

      但滿地都是六便士,他卻始終抬頭看到了月亮。

      1975年9月15日,一代大師豐子愷因為肺癌去世。

      但他一生用筆留下的畫作和文字,卻永遠留在了人間,留在了我們的心里。

      就像朱自清說:“我們都愛你的漫畫有詩意,一幅幅漫畫,就如一首首小詩,帶核兒的小詩,我們就像吃橄欖似的,老覺著那味兒。”

      謝謝你,愿意給我們留下這些落英繽紛與芳草鮮美,留下這些善良與溫情,也留下了做人的道理“在風雨中像個大人,在陽光下像個孩子。”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豐子愷:高級的成熟,是保持一份童真》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豐子愷:高級的成熟,是保持一份童真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1952.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