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越成熟的人,越不會輕易下結論

    推薦人:徐大維 來源: 原創 時間: 2019-01-25 08:37 閱讀:
    越成熟的人,越不會輕易下結論

      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駕駛汽車,到十字路口時,放慢車速,看到綠燈亮起,才慢慢通過。

      突然,一輛汽車發瘋般的撞來……

      男人的車,被頂出去十幾米,嚴重損毀,人也受傷。

      男人忍著劇痛爬出來,右臂斷裂的骨頭,已經刺破皮膚,露在外面。

      兩個男孩路過,問那人要不要去醫院?

      男人搖搖頭,說還有急事要辦,請求一個男孩脫下襯衫,給他綁住右手。

      男孩照辦了。

      男人拿出100美元,說這是補償。

      男孩不要,說只是幫忙,而且100美元也太多了……

      男人執意不肯,硬塞過去,然后才蹣跚離開。

      一輛公交車,剛剛停下。

      后面跑來一位抱著孩子的黑人,擠到一名老太太的前面,搶先上車。

      后面一位有風度的男士拉住他,讓他向老太太道歉。

      那黑人卻抓住風度男的衣領,大聲說:“FUCKYOU!”

      黑人的孩子,眼淚汪汪地望著窗外,因為他的玩具在追趕公交車時掉下了。

      可父親不允許他撿,他只能眼看著玩具被汽車碾碎……

      你如何評價上面兩個男人?

      第一個,遵守規則,堅強,為別人考慮?

      第二個,不懂得禮讓,粗暴、沒有同情心?

      可事實是怎樣的?

      上述兩個情節,分別來自兩部電影。

      第一個情節出自電影《老無所依》,被撞的男人叫安東,是一名殺手。

      他用手銬勒死警察,用殺牛的系簧槍射穿路人的腦袋,用散彈槍干掉自己的雇主……

      安東出車禍的地點,在一個女人家附近,這個女人剛剛被安東殺害……

      第二個情節來自《當幸福來敲門》,那父親叫加德納,是一名推銷員。

      一次決策失誤,讓他傾家蕩產,老婆離去,他和兒子相依為命。

      加德納勤奮、聰明,正努力進入一家大型的股票經紀人公司。

      他帶著兒子,睡過公共廁所,睡過收容所,即使食不果腹、衣不蔽體,還要樂觀地對待孩子,維護孩子的夢想。

      為了趕上到收容所的最后一班車,加德納顧不上繁文縟節,否則他和兒子又將露宿街頭。

      是否因為不熟悉,才引發偏見?

      我想說明什么?難道僅僅想表示:

      一個在車禍中表現克制的人,有可能是個殺人犯?

      而一個粗魯無禮的男人,有可能是個好父親?

      其實,我想說的是:

      我們日常所接觸的人與事,就如同電影中的一個橋段,我們往往根據橋段,就推演出全局,甩出一個自以為是的結論。

      前段時間,我參加了一個線上學習群。為期30天,主要講心理學。

      群主是一個業界大V,擁躉眾多,收費不菲。

      期間,一名女學員想和群主私下溝通,可群主一直沒回復。

      于是女學員便在群里嘮叨起來,說繳了這么多學費,群主還不如“siri”熱情,對她的問題視而不見。

      群主有點火,說:“我哪有時間一個個去回復?”

      女孩馬上反駁:“你課上還說,要真誠對待每一個人,你自己并沒有做到啊?”

      這時,群主的廣大粉絲不干了,TA們開始群起圍攻女孩:“繳那點兒學費就想享受一對一服務啊?”

      "你太自私了吧,也不為別人考慮考慮?"

      “一看你就是喜歡占便宜的人……”

      最終女孩落寞收場,離群而去。

      那女孩的心結,我多少有點體察。

      大V所講的心理學積極正向,在女孩心中,那些道理與大V已融為一體。

      大V的不理不睬,打破了這種統一。

      粉絲們的反應,也不難推斷,大V是我們大家的,怎能容你私自占有?

      不理你是對的,你卻不依不饒,只能說明你是個自私而無理取鬧的人。

      女孩通過橋段,定義大V就是人生導師,而忘記他另外一個經濟人的身份。

      眾粉絲根據橋段,定義女孩是個自私鬼,TA們可能沒去想,女孩其實是個熱心腸,她只是太認真了,因為購買這門課程,她花了半個月的工資……

      是否因為不熟悉,才引發偏見?

      朋友之間是否就可以置身于偏見之外嗎?

      劉震云《一句頂一萬句》中講了個故事:

      牛書道和馮世倫本是好基友。兩人某年冬天結伴去拉煤。

      一晚,離家還有50里時,牛書道車軸斷了,只好露宿荒郊,等天亮再作打算。好在兩人一起有個伴。

      馮世倫有點餓,就問牛書道還有沒有干糧?

      牛書道翻了翻口袋說:“木有了。”

      半夜,馮世倫撒尿,發現牛書道竟在偷啃饅頭。

      心想:我陪你受凍挨餓,你卻藏著口糧……

      于是,拉起自己的煤車,獨自走了。

      牛書道也炸了毛,心想:我翻口袋時,確實啥都沒有,誰知鋪被窩時,又滾出一個饅頭,我總不好再說還有干糧吧?

      而你卻因為一個饅頭,把好友撂到這荒郊野嶺,太泥瑪絕情了。

      馮世倫通過牛世道偷吃饅頭,推斷對方不仗義;牛書道通過馮世倫撒手而去,推斷對方太絕情;

      最終兩人勢不兩立,成為仇人。好朋友之間絕交,常常會用一句話:“我算是看透你了!”

      但是真的看透了,還是你以為看透了呢?

      正如馬克·吐溫說的:

      “讓我們陷入困境的,并不是無知,而是真相并不像我們以為的那樣。”

      三歲以前,人看任何一樣東西都是孤立的。

      以為玫瑰花和牡丹花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就像毛巾和爸爸的區別。

      我們看到地上的一攤水,那就是一攤水,而不會推斷是天上的雨,還是貓咪的尿。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們學會了歸納和推演。

      我們知道了事物之間原來是有相似度的,所以TA們可以歸為一類;

      我們還知道事物之間是有因果的,所以A的存在,才導致了B的發生。

      但成長并不意味成熟。

      這種習得,降低了我們對事物的識別難度,提高了決策速度,節省了大腦空間。

      但,壞處也隨之而來:

      我們根據經驗,快速甩個帽子給對方,根據浮動的表象,就將本質蓋棺定論。

      因此,一個作者提出一個不同尋常的觀點,就會被噴子下了定義:你這個人太膚淺……

      一名員工,堅持一下自我主張,會被領導下了結論:這個人不善于執行……

      一位開著日本車的司機,可能被砸爆腦袋,因為:他是個賣國賊……

      對事不要輕易下定義,對人不要隨便戴帽子。

      這不僅僅是對事的客觀,對人的修養,更是對自我認知的重組和拓深。

      越是成熟的人,越不會輕易下結論,因為在他們的認知體系中,“事實推定”和“價值判斷”不能混為一談。

      什么是事實推定?

      我說愛因斯坦是一個偉大的科學家,就是一個事實推定。

      因為,就科學而言,他的貢獻是可以被廣泛舉證的。

      什么又是價值判斷呢?

      如果我說愛因斯坦是一個偉大的人,就成了一個價值判斷。

      因為,“偉大的人”這個概念,在1000個人心中可能有1000個答案。

      況且,愛因斯坦對妻子的粗暴,對私生女的無情,對美女的熱衷,這些事實,都與“偉大的人”有所相悖。

      前段時間,有個大V寫了篇網絡熱文,里面有講愛因斯坦和他司機故事,但其實是馬克斯·普朗克和他司機的故事。

      我發評論告訴他,素材采用有誤,雖然對主旨影響不大,但嚴謹點更好。

      后來,我的一篇文章,竟被那位大V留言,說到:“文章可以看出作者是一個多么陰暗的人……”

      我說素材有誤是基于“事實推定”,是可以查證的。

      而他說我“陰暗”就是“價值判斷”,因為“陰暗”他即證明不了,我也反駁不了。

      最后只能淪為嘴官司:

      “你陰暗!”“我不陰暗!”

      “你就是陰暗!”“我怎么陰暗了?”

      “因為你陰暗,所以你陰暗!”“……”

      你應該明白“事實推定”和“價值判斷”的區別。

      前者需要證明真偽,會有統一答案,需要知識與理性的共同加持;

      后者卻沒有標尺衡量,無法用結果來論證,僅僅來源于感性的宣泄。

      哪種結論更簡單,更抒情、不用承擔責任?已不言而喻。

      王小波在《思維的樂趣》中曾這樣寫:

      在人類的一切智能活動里,沒有比做價值判斷更簡單的事了。

      假如你是只兔子,就有做出價值判斷的能力:“大灰狼壞,母兔子好。”

      然而兔子就不知道九九乘法表。

      此種事實說明,一些缺乏其他能力的人,為什么特熱愛價值的領域。

      倘若對自己做價值判斷,還要付出一些代價;對別人做價值判斷,那就太簡單、太舒服了。

      確實如此吧,我們都偏愛以“價值判斷”主張自己的觀點。

      因為沒有標準答案,誰也不能證明你錯。

      就像我一個朋友,他始終堅信小學應該拿“國學”取代“英語”。

      就像我與第一個女朋友的分手,因為他父親始終認為,沒在國企上班的人,就不算擁有正式工作。

      就像我們停不下來的辯論,到底在大城市茍且憧憬中而活?還是在小城市舒適頹廢中度日?

      哪個更好?

      除了用“價值判斷”來為事物定性,我們更喜歡用“價值判斷”為別人“下套”。

      因為這不需要專業知識,人人可以表態,人人可以站隊。

      “那些牛鬼蛇神,活該關馬棚,TA們竟敢質疑我們偉大的共產主義事業。”

      “說‘戰狼2’不好看的人,肯定都沒有愛國精神,沒有民族氣節。”

      “江歌案中的劉鑫,怎么能躲在屋里?怎么能不管江歌的生死?她應該沖出去,一起被捅死……”

      你看,用價值判斷去套牢別人是如此easy,你不用啟動理性認知,你不用設身處地,

      你只需眉頭一皺,問到:“你怎么是這樣的人?”

      當然,我并不想去挑戰上述觀點,因為如此,定會被噴子水漫金山,如果應戰,又會陷入毫無意義的價值判斷之爭……

      所以,我只想說明的是:

      作為一個成熟的人,不要輕易下結論,因為事像存在復雜性,你不能切片化處理,如果要下結論,也要避免簡單的價值判斷,而應該以事實推定為基礎。

      你看,上面就是我下的一個結論,所以,我并不是一個成熟的人……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越成熟的人,越不會輕易下結論》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越成熟的人,越不會輕易下結論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2304.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