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當前位置

    首頁 > 短篇小說 > 故事新編 > 姐姐

    姐姐

    推薦人:劉銀科 來源: 原創 時間: 2019-04-08 08:48 閱讀:
    姐姐

      母親生了四個女兒,但活下來的只有一個,她就是我的大姐姐。她下面的兩個妹妹都夭折了,一個患的是“四六風”,即在出世第四天或第六天時,患上一陣象中風樣的病,最終抽搐而死。在當時,醫學蒼白無力,對這種在今天看來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卻束手無策,解放前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時候,這種社會現狀也不難理解。

      一連夭折幾個骨肉,母親的悲傷可想而知。三個女嬰的丟失,讓她大病了幾場,身體恢復后第二年,母親又生下了我這個兒子,這才使她那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了,嘴角露出了甜蜜的笑意。我是個“帶刀的!”聽母親后來對我說,一家人盯著我那小雞雞指手劃腳直咂嘴,個個人喜上眉梢,父親更是笑開了花。然而我出生后不到一個月,姐姐就出嫁了。因為她到了出閣的年齡。

      姐姐嫁的是一戶平常人家。要論我家當時的境況,應該嫁個上等人家才對,因為我家是村里的大戶也是富戶,有車有牛還有馬,并雇有長工干地里的活兒,父親是個“當家人!”以這利條件,姐姐起碼嫁的也應不低于一戶小康家庭才對!

      可是,也許是命運吧,姐姐競去了一戶最平常不過的普通人家里當了媳婦。這個緣由我懂事后后從父親口里知道了,原來還是命運的問題。“大相般配!”

      “大相般配,”就是出生的屬相相合而不相克。中國的十二生肖如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和狗與豬,它們組成了所有人的生肖屬相,也即為流年太歲。他們輪流值班,一個生肖管一年。你在那個生肖年份出生的,就屬于那一年的生肖動物管轄。俗語叫“屬相”。別看這十二生肖都是禽與獸,可它們的權力非同尋常的大,當年的值班神叫太歲,“太歲頭上別動土”,這是警告人們,當年的生肖是權力無邊,你千萬別惹他!也不能和他相克相犯,在婚姻方面,就更不能與他有相悖的情況存在。必須與他到三合,絕不能相克相沖。就是說,它這個生肖動物與其它十二生肖中的一些動物是合得來的朋友,但也與另一些生肖是相沖相克的敵人,互相克犯,不對脾氣互為敵我。

      在這種民族文化習慣的左右下,人們的婚姻大事便唯它是從唯“命”是從了!人們絲毫不敢輕易違背這個人們已經認定的“天理!”不敢越雷池一步。

      姐姐已到婚嫁年令,也相了不少親,可都沒成功。當然也有看不上男方人才的,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大相不合!”無法成對。而也有一些大相相合的,但姐姐又瞧不上那人才。后來,越相親越不中意,越相越倒退,弄得一家人都十分焦慮發愁發慌坐臥不安了。

      直到姐姐十八周歲也過了,還是沒有碰到合適對象。父親急了,母親急了,姐姐本人也急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十八歲了還找不下婆家,這在當時不是個體面事啊!

      終于,天睜眼了,有個媒人介紹了一個男孩給姐姐,就是后來的“姐夫!”

      然而,這卻是一樁不幸的婚姻!因為姐夫太不和姐姐般配了!

      姐夫這個人的個頭倒不低,現在看也在一米七之上,但他頭腦簡單,也沒有多少文化,只是在外面干著事,在當時縣辦的一個小企業上班。其實那也不是個什么好單位,是一個縣屬磚瓦廠,生產磚與瓦片,修房建筑用的東西。姐夫在里邊干的也是體力活兒。不算個好工作卻也不是個甭事兒,畢竟比在生產隊干活兒強,首先賺的是錢而不是“工分!”而且與姐夫的身體與素質正好匹配。

      姐夫“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與高智商的姐姐,受過良好家庭熏陶的姐姐相比那可就相差太遠了!姐姐頭腦睿智,遇事沉穩多謀,比一般男人亦強過不少哩,可偏偏天上的月下老兒給她搭配的卻是這樣一個男人!

      但話說回來,姐姐當時也是不十分清楚姐夫的真實情況,只是看了表面現象。況且當時現狀也是“饑不擇食”。更重要的是當時的社會風氣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雙方根本沒有深入了解的機會。

      就這樣,時代的苦果姐姐只能吞下了!

      姐姐個子中等,以現在的尺度去量,應該是一米六以上。但她的智慧,卻遠比一米七的姐夫高出不知多少倍。而她的長相,用漂亮形容不為過,用清麗描述亦妥妥。我記得她有一雙很好看的眼睛,眼中有一灣清澈的湖水,有時碧波蕩漾,有時一平如鏡。而在望我時,卻讓我渾身感到溫暖如春,全身的緊張與恐懼,在姐姐那一捧溫煦的目光中,頓時煙消云散蕩然無存。隨之一股溫馨漫進心田流遍全身。

      姐姐的眉毛不甚濃密,是那種稀疏又不零亂,宛如一片柳葉又比柳葉稍細一點,在尾部往下彎去,恰到好處地抱住了那兩汪秋水。一頭烏發黑油油的。我那時很小,每當父親牽著我的手去姐姐家,我一觸到姐姐那一頭瀑布似的烏發,還有扎在腦后的那兩條花絮似的黛青色長辮子,便心生幻覺,感到姐姐真是一個天上的仙女,美得讓我連看也不敢看了,屏住呼吸閉上眼在暇想……

      我記憶中的姐姐常穿著一件對襟衫子,顏色好象并不鮮艷,是那種帶點碎花的淺藍色,花朵小小的如天上星星,閃著嫵媚的星光十分好看。姐姐總把衣服收拾得干干凈凈,那衣衫也十分合身,把姐姐那腰身束得緊緊的細細的,不象有些女人松松垮垮寬大散漫叫人一瞅就生厭。

      姐姐走路稍快,做事情很利索。她討厭拖泥帶水干事的人,常嫌姐夫辦事效率低行動慢三拍。而姐姐講話時卻不是很快,不象那些急性子連珠炮。姐姐說話從容不迫不慌不忙,她口里出來的話都有條有理秩序井然。記得那一年姐夫和村里一些人去蘭州販面粉,去之前的一切準備工作都由姐姐安排。只么她對姐夫說“別的事你不管了,趕緊去向人家販過面粉的那幾個人學一學!問問他們咋做咋說,咱去做生意哩,不是你磚瓦廠搬磚頭!”

      姐夫在磚瓦廠上班,磚瓦廠那工作基本都是粗活兒,有力氣就行。事實姐夫也確實是個粗人,沒有多少文化,誠實厚道,干那活兒沒一點兒問題。但販賣東西屬于生意行當了,誠實憨厚可不太適合呀!“無商不奸,十商九奸!”在那個行當中,老實人會吃虧的。姐姐深暗這其中的道理。她是大家閨秀,盡管父親務農,可伯父們都是商人,從小耳濡目染,她的腦袋又很靈,早把經商那一套記下了。只是她乃女流之輩,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女人出頭經商還未形成潮流,她不能去只能讓姐夫去。

      然則姐夫太笨,他又性子較執拗。他沒有好好去學經驗,只是象征性的把人家浮淺地問了問,便匆匆上陣了,結果以失敗告終。只賺了很少一點錢,還因為他在火車上打盹,小偷把錢全部竊去他險些回不了家!姐夫垂頭喪氣空手而歸后,姐姐氣得大病了一場。真應了那句古話“駿馬偏馱癡漢走!”他倆智力懸殊太大了,姐姐怎能不痛心怎能不痛苦!

      不僅如此,姐姐家的光景也很不理想,尤其是幾個孩子出世后,日子就更捉襟見肘分外艱難。甚止一年連燒火做飯的柴禾也不夠用,每到秋后入冬時,他們便須去山里刈割一些茅草荊棘條子,把它們背回來燒飯用。而干這事時姐姐也是要去的。她性格要強不愿光景落在人后。于是她也背馱著一大捆柴禾,和那些挑擔的男人們一樣起早摸黑,風里雨里滾,和姐夫一起撐著那個貧寒的家。

      聽姐姐常對人說,如今再后悔也來不及了,幾個幼子嗷嗷待哺,張著嘴要吃伸著手要穿,姐夫一人根本難以應對。“嫁雞隨雞!”只好如此了!進山就進山吧。手握鐮刀,荊棘藤條,高山深谷,羊腸小道,汗珠滾滾,生計最要啊。也顧不上別的了,養家第一……慢慢的,姐姐那雙纖巧圓潤的手變得粗糙不堪了,常常裂著大大小小的裂口。在晚上閑時,姐姐她才用那凡士林棒棒油來抹抹潤潤,希望涂平那碎心的傷口。

      我十一歲那年,母親患了嚴重的神經病,不能為我做飯縫衣了。父親便把我領到姐姐家,讓她來照顧我的生活,還有上學讀書。我在姐姐家整整住了兩年,直到考上中學才戀戀不含的離開了。雖然離開了,姐姐仍牽掛著我,冬天棉夏天衫,她總是早一刻給我送到手上穿到身上。可以說是姐姐一手把我撫養成人。她對我勝擬對她那幾個孩子,在她家那些日子,不管春夏秋冬寒來暑去,姐姐總是把我放在第一位。她讓我吃飽穿好,不受饑不受寒,卻寧愿讓他那幾個比我還要小的孩子去吃虧受罪。姐姐用她那僅有的一點物質盡量滿足著我,用她那寬闊溫熱的胸懷包容著我,希望我愉快地健康地成長。替母親操心著我的穿衣吃飯,替父親分擔著我的成長成人。

      說起進山溝刈割柴禾,在姐姐家里那兩年,有幾回,我也曾跟隨姐夫和姐姐去山里刈過柴禾。可我畢竟年令太小,背了一捆不大點的柴禾,但越走越沉,越走越沉!腿也發酸,渾身直冒冷汗,路似乎長得望不到頭……

      這時,姐姐便心疼地望著我,要把我背上的柴禾給她移過去她替我背。我說不行不行你背的也夠沉,我不讓她替我。姐姐便不高興,非要讓我放下,喊來姐夫讓把柴禾捆子重新收拾……

      姐姐前后共生了四個孩子,日子過得很緊巴。為了生計,歲月的風霜把她姣好的面容剝蝕得滿目瘡痍。在我成年工作后,也偶爾接濟一下她,當去看望她時,我就給姐姐手里塞一點錢。但無奈我的工資太低,總是杯水車薪難救大火。看到姐姐那日漸蒼老愁云布滿的臉,我的心不由得在一陣一陣緊縮……我也不由得想起了杜甫那句憂國憂民的名言“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我若能有足夠多的錢接濟姐姐那該多好啊!唉,如果……

      然而,這個愿望終到沒有實現得了,不但未實現接濟姐姐的愿望,我自己背上的擔子也越來越重,這是后話不提。然而這事卻讓我至今也還耿耿于懷留下遺憾,心有不安夜中難眠……

      姐姐,你知否?如今我一一你的親弟弟,你當年一手撫養成人的親人,現在的經濟狀況卻已經完全變了樣。現在社會發展物質充裕生活幸福,要啥有啥,錢一點兒也不缺,銀行儲蓄一大串……姐姐,你如果還健在的話,我一定要給你手中塞滿紅紅的鈔票,讓您再也不會為生計而發愁,再也不會為缺少柴禾而半夜爬起去進深山刈割茅草……

      想閱讀更多精彩文章,請關注748219美文網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姐姐》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姐姐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2473.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