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瘋子王春桃

    推薦人:余卿眠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0-02-27 17:19 閱讀:

      瘋子王春桃

    余卿眠

            平壩鎮有三件事情幾乎是人盡皆知。第一件,大企業家要來考察平壩鎮,捐贈并修建希望小學。第二件事情,村口的楓葉樹既是姻緣樹又叫望夫樹,這是為什么呢?那是因為一到楓葉紅,出去打工的男人就該回鄉收莊稼,妻子們都會在這楓樹下等著丈夫歸來。這第三件事情啊,就是瘋子王春桃。

     

    一到楓葉紅的季節,公雞打著鳴,天剛睜開惺忪的睡眼,張大福家的門就敲得震天響地,一個頭發花白,用布滿老繭的手,指甲縫里留著玉米的小須的女人敲著門,嘴里念叨著:“桂花糕,我要買,桂花糕,開門了。”這個時候張大福聽完后用被子捂住頭,假裝沒聽到,結果,后來敲的聲音越大,“大福哥,該起床了,做,做桂花糕了,再不起來,我,我要砸門了”聽到這里,張大福嚇的從床上摔下來:“王瘋子可是出了名的瘋,啥事都做的出來,這可是我剛裝好的新門。”他趕緊爬起來,不情不愿地去開門,拿著掃把,邊走邊兇狠狠的罵著:王瘋子,你是有病啊,現在才不到5點你就過來,一大早上的就敲敲,還讓不讓人睡個好覺。”等開了門,張大福伸頭探探,不見人影,嘴里罵道:“王瘋子,有本事擾清夢了,沒本事出來了?”等我逮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大福哥,我在這里。”王瘋子從樹后面探出一個頭,支支吾吾的說著



    “你躲得那么遠,干啥子,我吃人嗎?”



    “ 你 不吃人,但是,你打人,我怕你,拿掃把,打,打我”王瘋子一邊抱著頭一邊躲在樹后面說著。

     

    “哎,你出來,我不打你”張福嘆了口氣,朝她招招手,“早上冷的很,我讓我媳婦給你煮點湯喝,進來坐坐,我給你做桂花糕去,張二娃他娘,帶著王瘋子進去坐坐,煮點早餐吃”

     

    “誒,我曉得啦,”屋里有個穿著花棉襖,面帶微笑,有些微胖的女人走了出來,朝著大樹走了過去,拉了拉王瘋子的手:“春桃嬸,外面冷,跟我進去坐坐,喝點水,吃點東西,我家那口子不會打你的,他就嘴上說的厲害”

     

    “嗯,好”王瘋子看見這個面帶微笑,溫和的女人,放下戒備跟她一起進屋坐坐,不一會兒第一塊桂花糕就熱氣騰騰的出爐了,王瘋子拿著桂花糕,像寶貝似的,包了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裝紙,然后小心翼翼的揣到懷里,趁著張大福不注意,遞了錢給那女人,還湊在她耳邊指著張大福說:“他,很兇,但桂花糕好吃,你人很好,他,有福氣”然后抱著桂花糕坐在了楓樹底下。

     

    那女人聽了王瘋子的話,在看了看張大福,笑了起來,走到他身邊坐下,一直笑盈盈地盯著張福看。張福抬頭看見她媳婦一直看他,以為是他今天早上對那瘋子太兇,興師問罪了?他有些被看的發毛,皺了皺眉:“張二娃他娘,你盯著我看什么?_?我臉上是有東西嗎?還是你想準備罵我,想罵就罵,不要不支聲,一直盯著我看,心里怪發毛的”

     

    “沒有啊,只是突然覺得你認真的時候很帥,我很幸福。”那女人對張福笑著說。

       

    張大福聽完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桂花糕都忘記看,等到緩過神一看都要到開業時間了,趕緊慌慌張張的忙碌起來。那女人看見張大福不知所措的樣子覺得十分有趣,偷笑了起來。

      

    王瘋子把桂花糕揣在懷里,坐在滿是火紅的楓葉飛舞的樹下,癡癡的笑著,目不轉晴的盯著前方的馬路看,一坐就是一整天。第二天又往常如此,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這一坐啊,從黑發變成白發,從瓦房屋變成了水泥屋。

     

     孩童時期的我們,頑皮又搗蛋,看見她癡癡傻傻的樣子,就忍不住想要去捉弄她,有一次我們去搶了她手里的桂花糕扔在地上,她眼睛瞬間通紅的像一只吃人的魔鬼,朝著我們咿咿呀呀的大吼,我們嚇得趕緊逃跑,她卻小心翼翼拾起來那塊桂花糕,捧在手里面輕輕的擦拭著,輕柔的包好,然后又坐在楓樹底下目不轉睛的看著遠方。媽媽剛好看到我們把王春桃的桂花糕扔在地上,一回到家就狠狠的揍了我:“你這個皮娃兒,好壞不分,春桃嬸也是個苦命人,人家又沒有招你惹你,你扔她的桂花糕干啥子,桂花糕就是她命根子,我看你就是皮癢,欠收拾”

      

    “媽,你別打了,一塊桂花糕,有什么好稀奇的,我家那么多桂花糕,我賠她一塊又大又香就行了。”

      

    “賠?一塊桂花糕你倒是賠的起,人家的心意你咋個賠?哎,算了算了,你以后每天都去給她送點水送點吃的給她賠禮道歉,春桃嬸年紀大了,坐一整天也招不住”

      

    “媽,她為啥子要一直坐在楓樹底下?”

      

    “哎,等她男人楊雨臣。他們從小就是青梅竹馬,互相喜歡著對方,20歲的時候啊,村里號召一起出海找出路,掙大錢,楊雨臣想跟他們一起去拼一把,掙到錢回來就娶春桃嬸,讓她過上好日子,可是后來出去的人回來說他們出海的時候,遇上了大風雨,楊雨臣就失蹤了。春桃嬸哪受得了這個刺激,那個晚上就突然瘋了,頭發也白了不少,平時瘋瘋癲癲的,頭發弄得亂七八糟,衣服也不曉得換,屋頭也是臟兮兮的,但是她家的苞谷地的苞谷卻照顧的很好,一到楓葉紅的時候,她就好像不瘋了一樣,梳了頭,換了衣,買上第一塊桂花糕就坐在村頭等著楊雨臣回來,這一等啊,就是30年了,哎,春桃嬸也是傻,她男人已經回不來了,在等下去又有啥子意思,呀,我的火上還燉著的東西,我得去看了,二娃,你把這個蘋果給春桃嬸送過去,好好給人家道個歉,曉得不”

      

    “哦,我曉得了”張二娃聽完故事后,隱隱約約感覺什么變了,她似乎不那么討厭那個瘋子了,慢慢的走向村頭,別別扭扭的,掏出蘋果,塞給春桃。春桃拿著又紅又大的蘋果,朝著張二娃咧嘴笑了笑,口吃的說著:“娃,娃,謝,謝你了”張二娃紅著臉,快速又小聲的說了句:“對,對不起。’就飛奔的回家了。然后就躲在門后面看著瘋子春桃癡癡等待的背影。

      

    今天可是平壩鎮的大日子,有個大企業家要過來蒞臨了,村長帶著老老少少站在村口敲鑼打鼓迎接,當一輛又一輛小車進入人們的視線中時,鞭炮聲,鑼鼓聲響徹云霄。一個西裝革履,高大帥氣的男人下了車,謙虛的伸出手和村長握了握,村里人都喜笑顏開,都在為孩子們以后都有學上感到開心。就在大家熱情歡迎這位大企業家時,瘋子春桃嬸突然跑了過來,抱住那個大企業家楊思華,一把鼻涕一把淚:“臣哥哥,你終于回來了,他們都說你死了,我不相信你,你終于回來了,那,這是我特地給你買的桂花糕,你嘗嘗。”春桃拿著桂花糕遞到楊思華的嘴邊。

     

    春桃這一舉動可嚇壞了全村人,趕緊把她拉到一邊,楊思華不以為然接過了桂花糕嘗了起來:“哇,這桂花糕真不錯,村長,這桂花糕是哪里買的,我下次帶點回去給我父親吃,他很喜歡。”

      

    村長一臉抱歉的說著:“那個楊總,抱歉哦,這是個瘋婆子,她未婚夫失蹤后就瘋瘋癲癲的,她也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看到有人回村,以為是她失蹤的未婚夫,楊總你的衣服被弄臟了,要不我喊我家老婆洗一下,再還給你,真的是非常抱歉。桂花糕是前面那家張大福家賣的,很正宗,很好吃,不是我吹牛,老祖宗傳下來的手藝就是不一樣,你想吃我等一下給你送幾包過去。抱歉啊,楊總,讓你見笑了”

     

    “ 沒關系的,我擦擦就好了,不是什么大問題,要不我們先進村子里,去看看孩子們原來的學校”楊思華溫和的說著,用紙巾擦了擦衣服。

      

    “好,好,楊總,你不介意就好,我這就帶你去”村長一邊引導著,全村的人跟在后面嘀嘀咕咕著:“我聽別人說那些個大老板都是大胖子,那是吃黑心油水胖的,這個老板好像不一樣,脾氣還很好”,

     

    張二娃的娘小聲說著:“我覺得他長的很像一個人,但是就是想不起來了。”

     

    李春花嘲笑著說;“張姐,你不要看誰都像你認識的人,攀親戚不是這樣攀的”

     

    張二娃的娘瞪了李春花一眼,張二娃踩了張春花一腳,朝她吐了吐舌頭,張二娃的娘在旁邊偷笑,牽著張二娃大搖大擺的走了。氣的李春花直跺腳。

     

     熱鬧的村口瞬間安靜下來,獨獨留下王春桃抱著那半塊早已涼透的桂花糕,布滿皺紋的眼睛癡癡的望著前方,嘴里嘟囔著:“雨臣哥,你什么時候回來啊”

      

    第二天楊思華就給村里每個人送了米,油,衣服等,村里的人直夸:“這個大老板真是個好人又修學校,又送東西的,我們村子要走好運了”等大家都領完了,桌上還剩下一份東西,楊思華詢問道:“村長,還有誰沒有來領東西嗎?”

      

    村長看了看人口簿:“哦,王瘋子沒有來領,我等一下送到她家去吧,她估計現在在村口坐著等人呢。”

      

    “等人,等誰啊”

      

    “ 等她那個失蹤的未婚夫,每個人都曉得她未婚夫下海經商的時候被淹死了,她就是一直不相信,好多人想跟她一起搭伙過日子,她愣是不干,一心就一直想著她未婚夫回來,這一等啊,哎,就是30年,也是個苦命的人。”

      

    “那個,村長,我等下把衣服給她送過去吧,我剛好順路去村口,等一下晚上天氣一轉涼,王嬸感冒可不得行。”

      

    “誒,行,楊總你可是個大好人。我們村子能遇上你,就像那鐵公雞下蛋一樣天降好運,麻煩你了,要是王瘋子抓著你不放,你就打電話給我,我叫人拉開她”

     

    “她不會,昨天可能是認錯人了,太想念她的未婚夫了吧。”

      

    晚霞染紅整個天邊,微風帶動著火紅的楓葉飄動著,緩緩的飛舞著,太陽的余暉灑在王春桃的身上,染上一層紅光。一個瘦弱又蕭條的背影,被拉得老長,包圍在飛舞的楓葉中。楊思華看著此刻的景象,內心覺得有些酸酸的。他走上前去,把外套披在王春桃的身上,溫和的說著:“王嬸,天氣涼了,別感冒了。”

      

    王春桃聞聲,眼里才充滿景象,看了看披在身上的外套。抬頭看見一個西裝革履,高大帥氣的男人,用沙啞的聲音說著;“謝謝你,小伙子,昨天的事對不起了”

     

     楊思華有些吃驚的問道;“王嬸,你不瘋啊,他們為什么說你是瘋子呢”

    王春桃笑了笑;“瘋不瘋很重要嗎?世間有多少事情又是容易看穿的呢。小伙子,你長得真的很像雨臣哥,特別是你的眉眼間,特別像。”

      

    “哦,是嗎?王嬸,你可以給我說說你們的故事嗎?如果雨臣叔還在的話,我可以幫你找到他。”

     “謝謝你了,小伙子,你是個好人。”王春桃充滿褶皺的眼尾彎彎,朝著楊思華咧嘴露出一個掉光牙的笑容,隨即眼睛飄向遠方,緩緩道來,似乎回到了30年前;“我和雨臣哥是青梅竹馬,原本要談婚論嫁了,雨臣為了給我一個盛大的婚禮,好的生活,當時村頭號召下海找出路,掙大錢,雨臣哥也想拼一把,拼拼運氣,走的那天,已經是黃昏了,我就記得那是雨臣哥第一次親我,他抱了抱我,牽著我的手說:“春桃,只要秋天一到 苞谷地苞谷都熟了,你帶著第一塊桂花糕,拿著飄到手心的楓葉, 我就回來了,牽著你的手,我們一起去收苞谷,吃著你買的桂花糕,一輩子幸福的在一起。”可是我還沒有等來秋天,就等來了他失蹤的消息,大家都說雨臣哥死了,但我就不相信,只要沒見到他尸體一天,我就一直等下去,可是啊,這一等,我等到苞谷成熟,等來第一塊桂花糕,可是我卻等不來他,等不來他回家,等不來他牽著我的手,等不到他對我說一句:“春桃,我回來了,我回家了。”

     

    王瘋子抬頭看了看漫天飛舞的楓葉,渾濁的布滿皺紋的眼睛噙著淚,伸出手去觸摸楓葉,“是不是因為楓葉沒有飄到我的手心頭過,他感應不到,所以才一直沒有回來,可是我等了他整整30年了,他什么時候能感應到,我這輩子還能見到他嗎?”王瘋子用布滿皺紋的手拉著楊思華的手拍了拍接著說道,“小伙子要是你見到他,你替我告訴他一聲:“雨臣哥,春桃想你了,我用最好的青春去等你,以為可以把你換來,但我可能等不到你了,對不起。”說完后,王瘋子眼角的淚,流了下來,眼淚婆娑著。

    ”……”

      

    一陣微風吹來,帶動楓葉緩緩飛舞,它輕輕落在王春桃的手上,她眼角噙著淚,激動的說著;“你是不是要回來看我了,我想你了,雨臣哥,別人都說你死了,我不相信,你從來都沒有騙過我,我就每天坐在這里等你,我相信我可以等到你回來的,我,我終于等到你啦。”

    楊思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王嬸在自言自語些什么,不禁問道;“那個,嬸,你剛剛再說什么?”

      

    王春桃眼睛突然失去風景,迷茫的問道;“你是誰?為什么站在這里,莫名其妙”然后起身,抱著桂花糕,拿著外套,佝僂著,一步一步走出楊思華的視線。楊思華覺得莫名其妙,撓了撓頭,便離開了。

     

    第二天,公雞照常打鳴,張大福家的狗照常狂吠,張福習慣打開門,拿著掃把但不知道做什么,感覺缺了什么東西,撓了撓頭,把門關上,又回去睡個回籠覺。整個村子的清晨又像往常一樣寧靜。但似乎少了什么。

     

     晌午,張二娃帶了水和包子準備給王春桃送去,可走到村口看見楓樹葉下空蕩蕩的,一個鬼影也沒有,他有些沒趣,失落的,踢著小石子朝著家的方向走,張二娃的娘看見她手里還提著出門前的東西,大聲朝她喊著;“皮娃兒,你怎么還沒有送東西去”

     

    “媽,瘋子今天沒有坐在大樹底下,我沒有看到她”

     

    “咦,那還真是奇怪,楓樹紅的時候她從來都沒有缺過一天啊,皮娃兒你去找村長,讓村長去看看王嬸今天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啊?生病?王瘋子怎么會生病?”張二娃聽完后,內心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趕緊的朝著村長家方向跑,一個不注意就撞進楊思華的懷里。



    “小朋友,怎么慌慌張張的?”楊思華這一問讓張二娃突然哭了出來

     

    “大好人,我要找村長去看王瘋子, 我有點害怕王瘋子不在了。”

     

    “我帶你去找村長吧,不要哭了,王嬸不會有事的。二人隨后找到了村長,來到了王春桃家,堂屋整齊的擺滿了苞谷,整個屋子靜悄悄的,村長大聲喊著;“王春桃,你在哪里,回個話”整個屋子只有村長的聲音在回蕩。走進里屋,發現王春桃抱著桂花糕握著楓葉蓋著新外套安詳的躺在床上,嘴角帶著笑容。村長走過去喊了幾聲:“王春桃,春桃?”始終沒有回應,楊思華摸了摸王春桃的鼻息,哽咽的說著;“王嬸,她,她走了。”楊思華有些心情低落,他第一眼看見春桃嬸的時候就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他環顧著王春桃的家,看見床頭擺著一張擦得程亮的照片,里面女孩子笑的甜甜的,依偎在高大帥氣的男孩身邊。而那個男孩他看了過去覺得十分眼熟;“這不是爸嗎?”這一刻他才明白春桃嬸便是爸常常一個人獨自盯著樓下的楓樹發呆,有時候眼角還掛著眼淚的原因;是爸從小給他講故事的里面那個美麗勇敢,怕早已嫁為人婦的人;也是爸他常掛在嘴邊那個念念不忘,辜負此生的人。這一切仿佛是上天刻意的安排,他也終于解開了困在心里十幾年的疑惑,撥通了遠方的電話……

     

    秋風蕭蕭,楓葉飄飄,忽然間一片楓葉落在了墓碑上,墓碑上照片中的女孩笑的是那么燦爛,那么美麗,一個頭發花白的男人,西裝革履,拿著桂花糕,推著輪椅來到墓碑前,摸了摸墓碑前那張黑白的相片,眼光柔和,接過那片楓葉,流著淚,泣不成聲的說著:“桃,我回來了,你的雨臣哥回家了。”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瘋子王春桃》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瘋子王春桃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168.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