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灰色的天空(更新到第五章)

    推薦人: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0-04-30 00:38 閱讀:
    灰色的天空(更新到第五章)
      【作者注:童話,純屬虛構,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充滿正能量,意在啟發大眾,面對共同的災難時我們人類該怎么做。】

      第一章 發病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茂密的大森林里有一個動物王國,這里住著各種各樣的動物,有飛禽,有走獸,還有湖里自由自在的水族。春天到了,萬物復蘇,一切欣欣向榮,山朗潤起來了,水也漲起來了,花兒綻開了笑臉,小草伸了伸懶腰。這里的人們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可是一場病毒改變了這里的一切。

      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病呢?起初,人們也根本不知道這是什么病,只知道這種病有點像流感,開始得病時,先是發燒,然后干咳,導致食欲不振,渾身乏力,最后呼吸困難,肺部呼啦呼啦地響,像拉風箱一樣,一些年紀大的、體質弱的挺不過去,就死了。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這不,森林王國的愛民國王(因為他愛民,所以百姓隱去了他的本號薩克,就直接叫愛民國王了)派衛生部長白天鵝帶著專家們前去病發地蝙蝠市調查研究,檢驗病毒種類。說起這個蝙蝠市,大家可能不大了解,這里的居民被大家稱作“夜貓子”,即白天睡覺,晚上工作,全市居民的作息時間與全國其它地方是截然相反的。蝙蝠們與外市開始過著老死不相往來的生活,但是有一天,一些非法移民闖進了市區,其中包括一些黑猩猩、紅狐貍、鬣狗等。從此這里有了新的種族,生活不再那么平靜,蝙蝠們白天總是被外來人口吵得睡不著覺;晚上呢,蝙蝠們則在四處活動,黑夜里發亮的眼睛經常嚇得外來移民的寶寶們哇哇大哭。從此這座城市不再安寧,爭吵不斷,白天你不讓我睡,晚上我也決不讓你們睡。最后,敵我雙方都吵得筋疲力盡,蝙蝠們一到晚上就不斷地點頭,外來的移民們則一到白天就哈氣連天。

      有一天,雙方的矛盾終于升級了,敵我雙方終于結束了口水戰,準備進行一場武斗來解決當前的主要矛盾。大家不要以為蝙蝠個頭矮小,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雖然這個城市里多數蝙蝠是小個頭,但是他們最大的成員兼首領“飛天鼠”翼展達2米多長,飛起來有點像人類的小飛機,而且他的牙齒還非常鋒利,能比較輕松地咬進馬兒的脖頸,并吸飲受害者的血液。

      整體上來看,蝙蝠家族實力稍弱于外來者,但是他們的數量眾多,100比1都不止,而且是原住民,有天然的心理優勢,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蝙蝠們非常團結,不管男女老幼都愿意參加保衛家園的戰斗,而外來的移民家族呢,有的雖然很有實力,但不愿意停下手中的工作,找各種理由,如:今天生病了,或是腳崴了,或是孩子沒人帶啦,或是頭發有點亂啦,等等。有的可以說找的不是理由的理由,作為首領的大猩猩黑蘑菇(因長得像蘑菇而得名)只好無奈地搖搖頭。這樣一來,雙方的實力似乎已經比較接近了,甚至蝙蝠家族可能還略勝一籌。因為外來家族本來數量就少,加上臨陣脫逃的太多,形勢堪憂。

      蝙蝠家族同仇敵愾,磨刀霍霍,準備充分,大戰似乎一觸即發,雙方代表把交戰的時間定在新年的第一天的早晨七點十八分,這對雙方來說還算公平。當城市上空的警報響起以后,雙方的士兵紛紛沖向敵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場面十分混亂,十分血腥,有的被咬掉了耳朵,有的斷了手臂,有的被踩成了肉醬,開始外來家族在黑蘑菇的帶領下占據了一定的主動,后來蝙蝠家族大軍源源不斷地涌來,天空瞬間暗了下來,像一大片烏云滾滾而來,夜幕似乎再次降臨,黑蘑菇不得不領著大家節節敗退,最后只好舉起白旗,簽了城下之盟。當森林國王泒兵來平亂時,戰斗已經結束,只好撤軍。

      從此,蝙蝠家族又當起了這座城市的主人,白天再也沒有大吵大鬧的聲音了。生活似乎又歸于平靜了。老虎城市長泰格聽到這個消息后,有點為他的好兄弟感到惋惜,但又不能直接去替他戰斗,因為這違背了當地的法律,只好暗暗地給大猩猩黑蘑菇出主意。

      “老兄啊,你們兵強馬壯,怎么會輸給一群烏合之眾,而且還輸得一塌糊涂呢?”泰格十分不解地問道。

      “大哥,唉,你有所不知,我們幾乎是單打獨斗,我們才是烏合之眾呢!即使我身體再強壯,也對付不了成千上萬的蝙蝠軍,不是嗎?”黑蘑菇接著說,“我方個個都貪生怕死,心里都打著自己的小九九,不敗那才叫怪呢!”

      “你要臥薪嘗膽,不可從此沉淪,要鼓起勇氣,采用各個擊破的戰術。集體戰斗你們不行,但是你可以利用他們白天休息的時候去捉他們,捉到以后一個一個地處死,這樣一來,他們的力量不是漸漸地削弱了嗎?當雙方實力此消彼長到一定的時候,你們不就是這座城市的主人了嗎?”

      “對,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呢?真笨,可是,萬一被他們發現了怎么辦呢?”黑蘑菇狐疑地看著好友。

      “你可以化裝一下,變成怪物的模樣,即使被發現了,也不至于懷疑到你們的頭上,再說了若是打斗起來,你也能夠輕松戰勝他們弱小的個體,不是嗎?成功率非常高,又不會留下什么證據,你還怕什么!”

      “這真的行嗎?不會有危險嗎?”黑蘑菇將信將疑地看著泰格。

      “絕對行!我聽說把他們殺死以后做成蝙蝠湯,味道還很鮮美呢。”

      “吔!惡心死了,我不吃,打死都不吃。”黑蘑菇一股酸水正在從胃里往外冒,說完就跑到外面吐了。

      “不信,是吧?明天,我和你一起行動,我親自做蝙蝠湯給你吃。”

      “好吧,姑且相信你一回。老伙計,明天見。”說完,又有一股酸味直往外冒,兩位好兄弟就此分道揚鑣了。

      第二天,正午時分,兩位兄弟帶上高級裝備,做好偽裝,悄悄地出發了。果然,自從蝙蝠家族取得大勝以后,開始驕傲自大了,睡覺連門都不關,更談不上派人站崗放哨了。這不,一家十幾口正在呼呼大睡呢,敵人已經站在了床前竟然一點兒沒有覺察到。兩位行兇者,躡手躡腳地打開自帶的瓶子,從里面散發著濃重的藥味兒,一會兒,蝙蝠們便從他們的床上掉了下來,二位撿起他們,比撿海邊的貝殼還容易。第一次出手就大獲全勝,倆人喜不自勝,可是此時這個喜訊還不能告訴家族其他成員,原因很簡單,萬一其中有哪張破嘴把不住風,泄露出去怎么辦呢?

      回到住處,泰格用了不到一小時的工夫就做好了蝙蝠湯,他真是天生做大廚的料。黑蘑菇一看,哇塞!舌頭伸得老長。怎么是這個樣子呢?他非常吃驚地看著泰格,仍在懷疑自己的眼睛,問道:“這真的能吃嗎?怎么我又想吐呢?!哇,嘔。……”又跑出去放“水”了。

      “放心,吃吧,味道鮮美,很有營養價值的,你也來一塊吧。”泰格邊說邊津津有味地吃著蝙蝠肉。黑蘑菇呢,心里似乎產生了一絲憐憫之心:唉,可憐的小蝙蝠一家子!切,我干嘛要同情他們呢?啪地一下抽了自己一嘴巴子。

      在大哥的再三邀請下,加上他那副難看的吃相的誘導,黑蘑菇只好“勉為其難”,齜著牙,咧著嘴,極不情愿地將大黑嘴慢慢地向已經煮熟的蝙蝠湊去,然后閉上眼睛,猛咬一口,哇塞!肉真的很細膩,惡心的感覺頓時煙消云散,兩個貪婪的家伙很快就將十幾只蝙蝠吃個精光,吃完后,他們倆還認認真真地吮吸自己的手指,相約明天繼續,最后各自抹抹嘴巴揚長而去。

      第二天,繼續;第三天,繼續;……蝙蝠家族發現最近城里的同胞越來越少,經常是整家整家地無故消失,一種恐懼之感像幽靈一樣籠罩在城市的上空,越來越強。這邊呢,“喜訊”不知道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壞蛋們的隊伍在不斷地壯大,兩人的隊伍變成幾十人,甚至幾百人,他們開始嘗到了甜頭,個個欣喜若狂,因為既消滅了敵人,又飽了口福,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突然,有一天,黑蘑菇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渾身綿軟無力,經歷了前文所說的所有癥狀,他現在整天迷迷糊糊的,似乎有點后悔了。與此同時,同伴們也相繼生病了,癥狀差不多。

      所以森林王國派來的衛生防疫專家們到來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情況。首先找到了這些病人們,奇怪的是,生病的全是外來的移民,蝙蝠家族除了不斷地有人口無故丟失以外,沒有一個生病的。這種現象引起了衛生部長兼防疫專家組組長的白天鵝的懷疑。

      “你們最近去過外市沒有?”

      “沒有。”他們異口同聲地答道。

      “吃過什么不良的東西沒有?”

      “也沒有啊!”有人默不作聲,有人輕聲地回答道。

      “要想清楚了再說啊!不要有所隱瞞,如果隱瞞,后果會很嚴重的。”

      “還是沒有。”這些病人,怕自己干的壞事被人知道,只好硬著頭皮撒謊。

      白部長也沒有辦法,他們說沒有,畢竟不能采用刑事逼供那一套吧。一來他們是病人,經不住酷刑的,再說了,現在是法制社會了,不興那一套了;二來又沒有他們犯法的直接證據。

      白部長,只好搖搖頭,從病人的體內采集了病毒樣本帶回去化驗。見到國王如實地上報了,國王以為他們只是食物中毒或是一般的小病,也沒有太在意,便派御醫去給他們治病。

      第二章 送信

      御醫很快到了蝙蝠城,發現這里的病人已經不少了,有十幾例已經死亡,黑蘑菇幾乎只剩下最后一口氣了,高燒到39.8攝氏度,他是這里病得最嚴重的,不過他也是身體最強壯的病人,人言病來如山倒,面對這種疾病他也毫無抵抗之力。御醫走過去先給黑蘑菇把把脈,然后詢問相關情況,走完了中醫“望聞問切”的所有程序。

      “你們害的都是同一種病,可是老夫行醫幾十年,雖有‘華佗在世’之虛名(人稱“賽華佗”),但恐怕也救不了你們,你們還是自求多福吧!”說完,這位知名老中醫掉頭就走。

      “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們吧!”所有的病人齊聲懇求道。

      “老夫行醫幾十年,有三不治,一是無把握不治;二是無重金不治;三是無命令不治。這次是國王派我來的,按理我應該給你們治,可是這病太怪了,老夫摸不清它的底細,不敢貿然開藥方,不能毀了老夫的一世英名。告辭!”說完,御醫又要走。

      “您不會給我們打針、吃藥嗎?”

      “你說什么?!我只會中醫,西醫的,不懂,告辭!”這次他真的很生氣了。

      “先生,我給您跪下了,求您救救我們這些可憐的人兒吧!”黑蘑菇不知哪來力氣從床上滾了下來,把老御醫嚇得不輕。

      “別別別,唉,我盡量試試吧。為了你們,我也不要什么一世英名了。”于是他給這些病人開了一些有助于肺部呼吸的中藥,讓他們定期按規定劑量服用。

      開好藥方以后,賽華佗走了,病人家屬們按照藥方去抓藥了。一付藥下去,這里的病人癥狀有所好轉,黑蘑菇也因此暫時保住了小命,但仍然不斷地有人被感染,不過獵殺蝙蝠的行為已經停止了。

      賽神醫回到王宮以后,把這里的情況如實地向國王匯報了。

      “愛卿,連你都束手無策了嗎?”愛民國王吃驚地問道。

      “是的,我不能欺騙您,這種病我確實治不了。”

      “那你覺得怎么辦才好?”

      “趕快去召集西醫、中醫的專家一起來研討。”賽神醫鄭重其事地向國王建議。這回他終于放棄了“門戶”之成見,不再認為中醫至上(其實國王是最相信中醫的,所以才選中他當御醫的),以大局為重。

      于是,國王命令衛士去傳令,把全國的名醫都請來了,會議由衛生部長白天鵝主持,國王旁聽。

      “大家都說說自己的想法吧。”白天鵝說。

      “首先,我來說一說這種病的一些基本的癥狀……”一位專家組成員說。

      “這種病應該是一種新型的病毒造成的,我們要分析它,研究它,在沒有搞清楚之前,我個人認為不能妄下結論。”

      “我覺得先要搞清楚這種病的來源。”

      “我覺得先要進行人員隔離。”

      ……

      當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結束以后,白天鵝總結性發言了:“我們既要控制病毒的蔓延,又不能造成老百姓不必要的恐慌,所以第一步,我們要派人去當地安撫,告訴民眾,不必恐慌,這種病是可防可治的;其次,我們要研究病毒的來源;第三,我們要搞清楚病毒的基因序列;第四,我們要派醫護人員去救助蝙蝠城的病人。”

      大家都表示同意,國王也點點頭。

      這些專家們分成了四組,分別行動起來。賽神醫參加了救助組,不過,他這次不是孤軍奮戰,而是帶來了一百多人的中西醫結合的醫療團隊。

      當他們再次來到蝙蝠城時,這里的感染人數已增長了好幾倍,由幾十人變成了幾百人,黑蘑菇也不幸去世了。這里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賽神醫根據白天鵝的指示精神,對大家進行了安撫。但是病例數仍在激增,死亡病例也不斷增加,形勢非常嚴峻。為什么會這樣呢?同行的幾位專家表達了不同的看法。

      “這種病肯定具有高度的傳染性,應該告訴民眾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不過我們首先要報告給國王,讓國王拿主意。”

      “這種病應該跟一定的傳染源有關,所以應該先切斷傳染源,不過當前最重要的傳染源就病人。”

      “為什么蝙蝠們一只都沒有感染?我看還是要走訪蝙蝠居民。”

      ……

      賽神醫思索良久后問死者的家屬二黑(大黑的弟弟,即黑蘑菇的弟弟):“你哥哥之前有沒有去過哪些地方?有沒有接觸過什么不良的東西?或吃過什么不該吃的食物?”

      “這……”二黑猶豫了半天。

      “這什么,這啊!你大哥都死了,你還想替他隱瞞嗎?”大黑的妻子非常生氣地說,“他們這些生病的人,都吃了蝙蝠湯。”

      “啊!……什么?你說清楚點。”老神醫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于是,二黑把這一段時間以來,這些病人兼壞蛋們所做的壞事,一一說了出來。

      “這是嚴重的犯法行為!你吃了沒有?”

      “沒有。因為我從小怕這種動物。但是我也咳嗽了,發燒了。”

      “這么說,可以確定這種病是有非常強的傳染性的。”其中一位專家對賽組長說,“我們還是盡快上報吧。”

      “好的,你去上報。但是在沒有得到國王許可的時候,我們不可胡亂發布信息。”賽華佗強調。

      “好的。”于是這位專家(猴專家)騎著快馬馬上出發。

      猴專家馬不停蹄地出發了,剛出蝙蝠城就摔倒了,為什么呢?因為綿羊城聽說蝙蝠城的事以后,都很恐懼,于是他們就封路了,防止外來的,特別是蝙蝠城的人經過,所以就在幾個小時之前挖了一個個大壕溝。由于已經是黃昏,猴專家不小心掉進去,馬兒摔死了,自己好不容易才爬出來,不過腳崴了,腫得非常厲害,根據自己的經驗,他知道自己的腳骨折了——輕微的骨裂,否則不會這么疼痛。走不了路了,但是肩上的擔子重大 ,他只能咬緊牙關艱難前進,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來,額頭上的汗水不斷地往下滴,身上血跡斑斑,衣服也被荊棘劃破了……當他來王宮前,已經是5天后的事了,本來最多是一天的路程,他卻用了5天,這5天他忍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沒得吃,吃野草;沒得喝,喝溪水;腳疼,用斷枝作拐杖……到了城門口,衛兵還不讓他進去,沖他大嚷:“走開,你這個死叫花子!”

      “我不是叫花子,我是國王請來的醫療專家!”猴專家用微弱的聲音辯駁著。

      還別說,也不能全怪衛兵,這哪像什么有身份的人啊,身上破破爛爛的,確實像一位受了傷的乞丐。他還要往里沖,衛兵們擋住了他,四個人分別抓住兩手兩腳抬著他直接把他給甩了出去,落在堅硬的石頭地面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唉喲,疼死我了,你們這些蠢貨!這是我的證件,睜大你們的狗眼拿去看看!唉喲!誤了大事,小心爾等狗頭。”

      猴專家疼得直咧嘴,艱難地從懷里掏出了能證明自己身份的證件,可是衛兵們不屑一顧。為什么呢?一來,他們都不識字,二來,這證件已經弄得像垃圾了,臟得太離譜,不要說這些人,就是放到國王面前,恐怕也難辨認出來。

      看樣子硬闖是不行的,他想:只有在城門口靠乞討為生,等待國王的出現。

      時間在一天天地過去,國王始終沒有出現在城門口,也沒有出現一個他熟悉的大臣。這可怎么辦呢?救人如救火啊!

      (待續)

      第三章 病毒擴散,真相大白

      正當猴專家一籌莫展時,老虎城也傳來市民被感染的消息,國王所在的城堡門前聚焦了一些老頭兒、老太太,正在那兒亂嚼舌根子呢。

      “我聽說老虎城的市長泰格病倒了,快要死了!”一位胖老太太雖然已經捂住了嘴巴,但是聲音仍然不小。

      “是的,是的,聽說吃了什么蝙蝠湯……”一老頭兒說。

      “不是,他是去了蝙蝠城傳染的。”有人打斷老頭兒的話。

      “現在老虎城有許多人得病了,聽說還死了許多人呢。”

      ……

      一時謠言四起,人心惶惶,守城士兵的頭領戴著眼鏡顯得文質彬彬的,不過他馬上紅著臉大聲警告道:“再在這里造謠,把你們統統抓起來,關進監獄,勿謂言之不預也。”亂嚼舌根的人們嚇得把伸出去一半的舌頭縮了回去,不再大聲,但只安靜了片刻,又交頭接耳地談論著似是而非的信息。

      聽到百姓們在城門口議論紛紛,這位遭受磨難的猴專家再也忍受不住了,竟然像個孩子似的哇哇大哭起來。人們同情這個衣衫襤褸的假乞丐,紛紛聚攏過來,扔下幾枚硬幣,說道:“給你!別哭了!”

      轉眼間,他面前有了十幾枚硬幣,他撿起硬幣砸向了守城的衛兵,大嚷道:

      “你們真以我是乞丐啊!我是醫療專家,不幸受傷被困在這里,這幫蠢貨不相信我的身份,不讓我去見國王。天啊!森林國要完蛋啦!病毒已經到處擴散了!”

      猴專家義憤填膺的“演講”徹底激怒了這些守城的士兵,士兵首領命令道:“把這個散播謠言的瘋子抓起來!”

      一聲令下,兩個身穿鎧甲的士兵連拖帶拽,把猴專家請走了。他疼得直咧嘴,但是心里卻很高興。

      守城的士兵把這件事層層上報了,禁軍首領不得不上報國王,因為此等大事非同小可,造謠生事形同造反。

      國王聽了很是吃驚,命令道:“快把他帶來!朕要親自審問!”一向親民的國王竟然都發怒了,也不知道傳話的人是怎么胡說八道的。

      在眾大臣焦急的等待中,“造謠者”在衛兵的拖拽下姍姍來遲。他面色難看,顯得蒼白無力,額頭流著疼痛的冷汗。

      “朕聽說你造謠生事,說什么我們森林國要完蛋了,朕要駕崩了!這難道不是動搖軍心、民心,不是欺君之罪嗎?”國王壓住了怒火,盡量用平和的語氣詢問。

      “尊敬的陛下,您難道不認識我了?我就是幾天前與你一起開會的猴醫生啊!”猴專家感到十分委屈,一下子淚流滿面,現在也分不清哪兒是汗水,哪兒是淚水了。

      國王走下寶座,仔細一看:“哎呀,是你啊!你怎么搞成這個德性了?”

      “唉,您有所不知啊!……”猴專家把自己最近遭遇的苦難一點一滴地說了出來,淚水如同決堤的河水,噴涌而出。

      “愛卿,不要哭了,我們都錯怪你了,你是真正的英雄啊!”國王在他的感染下,也變得眼淚汪汪了。

      “陛下,我不是為自己哭啊!我是為千千萬萬的老百姓哭啊!他們正在生死的懸崖邊上做最后的掙扎啊!”

      “不要說了,朕全明白了。”愛民國王實在是忍不住了,眼淚也直往外冒,為避免尷尬和失去國王的威嚴,他連忙用寬大的衣袖來遮擋自己的眼睛。眾大臣實在是被這一切感動了,紛紛痛哭起來,如喪考妣,整個大殿哭聲一片,國王索性也放下衣袖與眾人一起嚎啕大哭,這是他有生以來頭一遭感到如此傷心。此時的大殿里如同站著一幫嗷嗷待哺的嬰兒。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哭聲漸止,國王恍然大悟,想起了還有正事沒辦,便命令道:“來人,一,把守城的士兵每人重打四十大板,關進監獄;二,送猴愛卿去療傷治病;三,再泒人去蝙蝠城和老虎城了解情況,快去快回。”

      “是!”國王頒布了三道圣旨,傳令太監遵照執行。

      這三道圣旨,最重要的要數派人去兩地了解疫情。公雞特使去蝙蝠城,袋鼠特使去老虎城。

      首先說說蝙蝠城的情況吧。盡管道路不通,但是松鼠手腳靈活,攀山越嶺,歷經坎坷,終于到了蝙蝠城,這里的外來人口一個個病倒,就連老御醫也病倒了,似乎出現了失控的局面,人們只能自求多福。這時候人們肯定以為蝙蝠家族的人會落井下石,至少可以袖手旁觀,因為仇恨令他們這樣做,也沒有多少人會批評他們,咱們將心比心,推心置腹地去想一想,自己的同胞相繼被壞蛋吃了,這時候我們哪還有去救壞蛋的心情?

      蝙蝠家族的做法絕對超出了你們的想象,他們摒棄前嫌,參與到人道主義的救援之中來,目前看來,這個國家唯一不怕這種肺炎病毒的只有他們了。所以,他們不用任何防護,不必擔心被感染,可以參與到照顧病患的工作中來,因為他們不懂醫術,沒有辦法給患者治病。老御醫帶領醫療團隊來此救人,結果自己也中招了。但是老御醫并不沒有放棄,因為他是銜命而來,加上他多年的行醫經驗,雖說不能根治此病,但是開一點兒中藥,進行輔助性治療還是可以的。蝙蝠城的蝙蝠居民們在他的領導下,有條不紊地開展著抗疫活動,取得了一定的效果,首先,醫療團隊的幾個感染的成員病情沒有加重,其次之前的幾位患者在中藥的調理下,病情沒有進一步惡化,有些人癥狀已經消失,正在康復中。這里病例數,雖然又增加了不少,但是死亡率在下降,人們在專家組醫療團隊的領導下,取得了一定的抗疫經驗,人們有了一定的信心。關鍵是這里居民一大半是蝙蝠,他們是不怕傳染的,所以疫情不可能有多么嚴重。

      再看看老虎城吧,袋鼠特使也跋山涉水,吃盡了苦頭,育兒袋都撕了一個大口子,里面的干糧散落一地,痛得她直冒虛汗。來到老虎城下,守城的士兵一副病歪歪的樣子,看到國王的令牌,嚇得趕緊強行打起精神,可是還是有氣無力的樣子,像只大病貓,時時還打著噴嚏,嚇得特使拔腿就跑。一口氣跑到泰格的辦公室門前,保安告訴他,泰格已經生病了,在家養病呢!在保安的帶領下,袋鼠特使來到了泰格的小別墅,這里真是人間仙境,最好的居住之所。房子周圍清涼舒適,草木葳蕤,花香濃郁,順著青藤垂掛的長廊走進去,真的很深啊!

      “咳……咳……”遠遠就聽到斷斷續續的咳嗽聲。跟這個幽雅的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走著走著,眼前出了一只大老虎,微閉雙眼,眼神暗淡無光,有氣無力地躺在搖椅上,聽到腳步聲,他的咳嗽節奏也跟著加快,聲音也越來越響,“洶涌”的肺部帶動著小心臟似乎想迸出體外。

      “誰呀?怎么這么沒禮貌!”泰格還沒問完,又猛咳了一聲。

      “你才沒有禮貌,本大人來了,還不下跪?”袋鼠特使顯得十分傲慢。

      “小子(其實不是小子,這里是對討厭的人一種蔑稱)……你是誰啊……報上名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泰格為了說出這句話,咳了五六下。

      “你現在可不就是病貓嗎?不要生氣了,我是國王派來的特使,帶來了國王的圣旨,快快跪下接旨。”袋鼠特使命令道。

      “哦,好的。”泰格又咳了幾聲,掙扎著想爬起來,可是身體根本不聽使喚。

      “算了,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準你躺著聽旨。”

      于是,袋鼠特使宣完了圣旨,大概的意思是要上報疫情,積極抗疫,要拯救更多的生命。

      “你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泰格明明知道發生了什么,卻不敢承認。

      “我剛才來的時候發現有許多市民都病怏怏的,是得了一種什么肺炎吧?”

      “我不清楚,可能是吧。”泰格說。

      “你這個市長是怎么當的?對市民一點都不關心,極不稱職,現在我代表國王撤了你的職。由副市長代替你的職務。”

      “尊敬的特使小姐,我……我生病了啊!”

      “你剛才不是還叫我小子嗎?”

      泰格還想爭辯,但自知問題出在自己這兒,便默不作聲了。

      袋鼠特使馬上發布新的任命通知并開始走訪調查,爭取早日了解情況。

      老虎城的疫情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他們能戰勝疫情嗎?

      第四章 瑪麗小姐搞笑的遭遇

      袋鼠特使瑪麗小姐蹦蹦跳跳地在老虎城內城逛了一圈,市民們好奇地看著這位新來不速之客,要不是他們生病了沒有力氣,早就撲上去咬上一口了,哪輪到她在這兒撒歡。本來由新市長泰弟陪同視察的,可以一邊走一邊向市民介紹袋鼠特使的高貴身份,可是她跑得也忒快了,泰弟跟不上,累得氣吁吁,只能坐在地上唉聲嘆氣,心想:都怪我平時不鍛煉身體,關鍵的時候總是掉鏈子。

      說實話,內城太小了,只有巴掌那么大,沒一會兒工夫,袋鼠特使瑪麗小姐就逛回了起點,新市長大人仍在喘著粗氣,就像余波未了的湖面。

      “吔?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泰弟好奇地問道。

      “不是啊,我已經轉了一圈,你們這個地方實在太小了。”瑪麗小姐似乎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要不,我再賠你溜達一圈?”新市長泰弟言不由衷地問道,顯然這是一種客套話。

      “好啊,好啊!不過你太慢了,跟著我簡直就是一個累贅。不用你陪我視察了,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得老老實實地回答。”瑪麗小姐有點“心直口快”,不知道新市長作何感想。

      “好。”只見他滿臉的尷尬,紅得像秋天的柿子。

      “你們的前市長泰格究竟是怎么染上肺病的?”

      “美麗的瑪麗小姐,你可以換一個問題嗎?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不可以,你必須回答!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家伙,是誰讓你當上新市長的?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回去稟告國王,將你打入監獄。”

      “這……好吧!泰哥其實是我的哥哥,我本來不想出賣他的,但是為了別人的健康我只能全部告訴你了。他是吃了蝙蝠湯后,過了好幾天才得病的。我之前就勸過他好多次,不要做傷天害理之事,他就是不聽,這下子栽了大跟頭。”

      “那其他得病的人呢?”

      “他們也參加了暗殺和偷吃的勾當,每次半夜老虎城燈火通明,如同白晝,人們比過年還熱鬧,一個個吃得滿嘴流油,肚兒圓圓……像我這樣有正義感的老實人,在老虎城實在是少之又少。”泰弟把一切都和盤托出。

      “好的,不錯,你是一個誠實的人。現在請回答第二個問題:你覺得我是個靠譜的特使嗎?”瑪麗眨著期待的小眼睛。

      “不靠譜……”泰弟想說真心話,但又怕這位特使不高興,心里很矛盾,欲言又止。

      “什么?!你……”瑪麗小姐臉上露出了慍色。

      “尊貴的客人,我還沒有說完呢!我是說‘不靠譜那是不可能的’,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嗎?”泰弟一點都不老實,反應真快,是見風使舵的高手。

      “不明白。”

      “就是靠譜的意思唄。”

      “哦,這還差不多,嚇我一大跳。好了,沒有問題了,你走吧。我再到外城去逛逛。”

      泰弟拍著小胸脯走了,小心臟就像六月的溫泉,仍在一突一突的。

      瑪麗懷著爛漫的心情再次蹦蹦跳跳地出發了,很快就到了外城,這里人煙稀少,不過景色宜人,花兒綻開了笑臉,遍布每個角落。這里的小居民(小老虎)個個躍躍欲試,顯得精神抖擻,不像內城里全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驀然,馬路中間跳出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大叔來,他攔住了瑪麗的去路,并一把把她按在地上,并惡狠狠地說:“你是干什么的?跑到我們這里干嘛?是不是想偷東西?快說!”

      “放下你的臟爪子,你弄疼我了。我是國王派來視察的特使。你這樣對我,不怕犯了欺君之罪嗎?”

      “我信了你的邪!還國王泒來的!有什么憑證?”大叔滿臉不屑一顧的樣子。

      “放開我,我有通行證和令牌。”

      “我書讀得少,你可不要騙我!”大叔一邊搖著右手食指,一邊看了看眼前的美味,緊接著張開大口,口水都滴到了瑪麗的臉上。

      瑪麗也顧不得惡心了,現在保命要緊,緊張得嗓子眼發干,呼吸急促,心想:完了,我美麗的人生就要結束于此了。突然,她靈機一動,猛烈地干咳著。

      “嗯?什么情況?”

      “慢!我今天是難逃一死了,你也不必心急,請在我臨死之前,滿足我一個小小心愿。”瑪麗急中生智,想出一條妙計,現在她不怕了。

      “別磨嘰了,快說吧,我還餓著肚子呢。”這位虎大叔有點兒迫不及待了,早已垂涎三尺,“口若懸河”。

      “大叔,你能不能先控制控制你自己,別這么激動好不好?”瑪麗小姐抱怨著。

      “又怎么了?”大叔生氣中帶著些許的無奈。

      “你看你,哪來的這么多口水?難道天上下雨了不成?”

      “哦,知道了!請繼續!”大叔連忙捂住了嘴巴,可是口水仍然止不住地往下流。

      “你確定你已經控制住了嗎?”

      “沒有。那怎么辦呢?我總不能把嘴巴縫起來吧?”大叔的語氣緩和了許多。

      “我這里有一個口罩,你先戴上。”

      大叔用空著的右手拿起口罩試了試,發現口罩太小,根本戴不上去,只好抿緊嘴巴,臉漲得通紅,像快要爆炸的氣球。

      “##,####。”大叔抿著嘴發出哼哼聲。親愛的讀者們你猜出來老虎大叔想說什么嗎?

      “你說什么,我根本聽不懂!”瑪麗小姐顯出一臉無奈的樣子。

      “###!”大叔又哼了幾聲,同時還用手比劃著什么。

      這真是“啞巴發言——比比劃劃”,除了干著急,還是干著急。

      瑪麗小姐也不說了,直接搖頭,搖得像個撥浪鼓。這回是“啞巴見啞巴——沒得說的了”。

      “你快說出你的心愿,我好吃了你!”老虎大叔終于忍不住了,放開“大河”,一股污水帶著嚴重的口臭味噴涌而出。

      瑪麗小姐這下遭了殃,等于洗了個臭水澡,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干的,這對于愛美愛干凈的她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侮辱,還不如殺了她來得痛快。

      “吃吧,吃吧!我哪還有臉活下去?你可能不知道,美麗對于一個女孩來說比生命還要重要!你看,現在你把我‘糟蹋’成什么樣子了?何況就是你不吃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瑪麗小姐悲痛欲絕,如喪考妣,不時還發出作嘔之聲。

      “吔?怎么了?什么叫活不了多久了?”大叔一臉狐疑。這種欲擒故縱之計,一個字——“絕”,玩的就是高級心理戰術。

      “實話告訴你吧,我得了你們市長一樣的病,你也見到了,剛才不是咳得很厲害嗎?這是一種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叫什么肺炎。國王泒我來就是為了調查這件事的,你不信,還想吃了我,你覺得能吃嗎?”

      “能吃……哦,不能。”傻大叔突然直搖頭,變得有點結巴了。

      “為什么?”

      “你有病,吃了你,我會病死的。”大叔這才恍然大悟。

      “沒事,吃吧。反正我被你弄臟了,活著也沒什么意義了,只是你吃了我以后一定要將這封信親自交到國王手里,因為它很重要,知道嗎?”瑪麗邊說,邊從懷里掏出一封像信一樣的東西,不過她仍然流著淚。

      大叔重新審視眼前的這個小丫頭,不禁肅然起敬,鄭重其事地說道:“好!我一定幫你辦到!”

      “快吃!”瑪麗厲聲命令道。

      “不,不,不,你是好人,我不能吃你。”老虎大叔接連說了三個“不”字,松開了爪子接連往后退了三步。雖然他不識字,但他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你吃呀!吃呀!快吃!”瑪麗伸出短胳膊步步緊逼,老虎大叔節節敗退,已經退無可退,因為后面是一條小河。

      撲通一聲,老虎大叔往下一跪,放聲大哭,哭得像夏天的雨,稀里嘩啦的,誠心實意地道歉道:“我錯了,你是天使,我不該褻瀆你。請求天使小姐姐原諒我的無知。”

      “你知道錯了就好,快去打點水來,幫我洗洗。”

      “打水,洗不干凈的,我看這樣比較好……”老虎大叔還沒有說完,就拎起瑪麗小姐的一條胳膊,探著身子,將她放入河里像洗褲子一樣擺來擺去,嚇得瑪麗小姐驚叫連連,還嗆了幾口水。不過有驚無險,最終還是洗得比較徹底。

      上了岸,瑪麗小姐驚魂未定,有點哭笑不得,拿隨身攜帶的小鏡子照了一下,這簡直就是一只落湯雞。

      “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眼見的這位小姐姐真的發脾氣了,大叔就坡下驢,撒腿就跑,還沒一會兒工夫就不見了蹤影。

      瑪麗小姐還在原地傻傻地站著,可能這一輩子他們都不會忘記這么搞笑的遭遇。對于瑪麗來說這種遭遇是屈辱的,也是搞笑的,她用機智戰勝了危機;對于老虎大叔來說也是丟臉的,因為這是他唯一一次捕獵失敗的經歷。

      不要忘了,瑪麗小姐作為特使可不是來游山玩水的喲,她能不辱使命嗎?咱們拭目以待吧。

      第五章 初到蝙蝠城

      公雞特使與袋鼠特使同時出發,前文講到袋鼠瑪麗小姐搞笑的遭遇,那公雞特使湯墨呢,還要慘!他是一位紳士,雖然面目清秀,身材矮小,但是他氣派實足,走起路來總是昂首闊步,大腹便便,一甩一甩的,像一只行走的大雞蛋,很不穩當。國王這次泒他出使,算是泒對了,他絕對能夠保住王室的尊嚴,所到之處特別講究排場,必定要求國民出城三十里迎接,能熱淚盈眶最好,可是現實往往很骨感。

      這不,公雞大人銜命而來,雖說歷經艱辛,但那不值得一提,為了顯示他高貴的身份,為了彰顯國王的尊嚴(因為他是代表國王下基層的),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一路跋山涉水,本來還有兩個隨從,一個墜落深谷,一個吃不了苦,當了逃兵,他現在成了孤家寡人,站在蝙蝠城下,城門緊閉,他只好手里一邊搖晃著令牌,一邊大聲叫著:“來人,欽差大人到了,快快開門迎接!”

      守城的是一對有嚴重生理缺陷的蝙蝠兄弟,自從疫情發生以來,來此騙開城門的壞蛋真是“和尚敲木魚——哆、哆、哆”,今天怕不是又來了個騙子吧?哥哥大福聽力不好,但視力正常,弟弟小福正好相反,聽力正常,視力不行,所以他們倆頂多只能算一個完整的人。

      大福瞪大了眼睛,拉了拉耳朵,側著身子傾聽,可是還是聽不清城下的人在說什么,于是他大聲喊道:“喂!下面的,你說什么啊?我聽不清楚,請再大聲一點兒!”弟弟小福聽得很清楚,不停地提醒哥哥,可是這相當于“坐車不買票——白搭”,因為哥哥耳背,等于沒說。于是他只能眨巴著眼睛向下仔細地瞅瞅,還是看不清,也向下高喊:“下面的家伙,你向上蹦一蹦,我好看清楚點!”氣得公雞特使湯墨直跳腳,嘴里不住地飆著臟話:“你個XX,這真是兩個有眼無珠的混蛋,等會兒,看本大人不扒了你們的皮。”

      “啊?你說什么?聲音大一點兒。”

      “喂!再跳高點兒,再高點兒。”

      公雞大人顏面掃地事小,耽誤了事情是大,跟這兩個笨蛋生氣不值當,他靈機一動,將令牌綁上一塊小石頭,用盡全身的力氣砸向城樓,正中大福的額頭,撲通一聲掉到了小福的腳面上,這回看清楚了,上面寫著“國王令”幾個大字。大福一只手捂著額頭,一只手顫抖著,從城磚鋪成的地面上撿起令牌。弟弟小福飛奔下去打開城門,跪迎特使。

      “切!”公雞特使湯墨輕蔑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福后,便昂著頭向前邁著大步,“快去請你們市長大人來接我!我有國王的圣旨!如再有延誤,小心爾等腦袋!”

      大福聽力不行,看著公雞的口型猜:他興許是餓了吧?或是渴了吧?我得把我吃剩的大西瓜拿出來孝敬他。小福聽清楚了,趕緊跑去向新市長報告情況。

      “大人,這是我們吃剩的大西瓜,請您品嘗!”大福因為聽力不好,以為別人也聽不到,聲音大如炸雷,搞得公雞湯墨渾身起著雞皮疙瘩。

      “什么?吃剩下的也敢孝敬本大人?你們是活膩味了吧?”湯墨怒目圓睜,氣得頭上的冠子紅得滴血。

      “大人,好吃咧,要不你嘗一口?”大福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倆人的“鼓點”打不到一個節拍上。

      大福說話完全是用猜的,湯墨的臉是完全用來氣的。PK了幾輪之后,湯墨的氣消了一些,靜下心來看看那偌大的,鮮紅的半邊西瓜,甜美的紅瓤浸潤了表面,讓人一看就生愛慕之心……還真有點渴,真有點餓,他想:“要不,就嘗一口?就一小口?不,不,不,這有失身份,就是餓死,渴死也不能吃的。可是……”他的肚子很誠實地咕咕地叫著,雖然他貴為特使,但是一路上歷經千辛萬苦,比西天取經的唐僧還要辛苦,這面子畢竟沒有肚子實在,有沒有兩全齊美的辦法呢?他低下高貴的頭苦苦地思索著,誘人的半邊大西瓜離他越來越近了,三米,兩米,一米,只剩下一尺了!有了!

      忽然,腳下一絆,他故意向前摔了個大趔趄,來個狗啃食,嘴巴和腦袋像一顆炮彈一樣完全鉆進了西瓜里,里面是一片黑暗的世界,一片清涼的世界,更是一片甜美的世界,他借著這個機會拼命地吮吸瓜汁。渾身像輕微觸電一樣,愜意至極,一股甜汁汩汩地流入他早已干涸的心田,真是美妙絕倫,仿佛來到了世外桃源,來到了人間仙境。

      “吔,吔,吔,誰在拉我!”盡管他不停地喊叫,外面的人根本不管,比剛才拉得更狠。

      “唉喲,疼死我了!”湯墨眼前忽然一亮,用手揉著還疼的脖子,肚子依然很餓,“你是個聾子吧!沒聽到我喊疼嗎?滾——”

      “對不起!大人,是我不小心把您絆倒了,我給您賠不是了!”

      ……

      兩位的談話是“背心上拉胡琴——挨不著”,湯墨只好動粗了,在大福的全身上下不停地使勁啄著,疼得大福慌忙逃命。本來一個紳士是不能有這么粗魯的動作的,可是沒有辦法,俗話說得好,“民以食為天”——雖然他是官,但是此時的他還不如一個草民,因為連溫飽都沒有解決。

      “總算把這個討厭的家伙趕走了,我可以一飽口福了。”正當他趁著無人的空當,“放浪形骸”,無拘無束地享用美食之時,小福帶著蝙蝠城新市長趕到了,小福張大了嘴巴看著他,久久地立在那里,新市長一臉驚愕的樣子,不知道說什么好,場面一度陷入了非常尷尬境地。更令湯墨遺憾的是:這相當于從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的嘴上拔去了乳頭一樣,太無情了。

      這位新市長是蝙蝠城黑蘑菇的表哥,名聲比他表弟好多了,沒有什么劣跡,由于才當市長,能力、責任心怎么樣,還有待考察。不過新官上任三把火,這幾天被眾人推舉當上了這個市長,在工作上還算兢兢業業,已經好幾天沒睡一個囫圇覺了。眼眶深深地陷了下去,顴骨很高,黑眼圈似乎可以給小朋友當鐵環滾了。

      “唉喲,特使大人,這個哪能是您吃的呢?您看,我們給您準備了這么多豐盛的食物。”說著,新市長“白明猩”掀開了一個大籃子,里面有七八種美食,有他最愛吃的玉米面、紅高粱,還有湯……一時,湯墨激動得熱淚盈眶,像決堤的小河,奔涌而出。

      “太謝謝你了!太謝謝你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飯了。”現在他終于明白了饑餓的時候肚子比面子更重要。

      過了半個時辰,公雞大人打著飽嗝,再看看籃子里,比狗舔的還要干凈。

      “哦,咳,下面我宣布——”湯墨挺胸抬頭,提高了嗓音開始布置工作了。(待續)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灰色的天空(更新到第五章)》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灰色的天空(更新到第五章)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246.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