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當前位置

    首頁 > 短篇小說 > 微型小說 > 逆行者

    逆行者

    推薦人:弓長豐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0-05-13 03:07 閱讀:
    逆行者
      姑娘倪雪,衛校畢業,才工作一年,人如其名,雖然出生在農村,但人長得非常白凈、水靈,是武漢XH醫院的一名感染科護士,家住湖北省咸寧市,2020年元月20日回家探親,看望生命垂危的奶奶,本想多待幾天,以防奶奶不測,好給奶奶送終。可是,25日,從新聞上看到得了新冠肺炎的病人如潮水一般涌入她所在的武漢XH醫院,她心急如焚,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仿佛就在眼前不斷地倒下。

      26日早晨,倪雪眼眶里噙著熱淚,拉著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奶奶的手,說:“奶奶,我知道,這個時候我不該離開您,可是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不能不回去啊!”

      此時的奶奶已經是食道癌晚期,最近幾天已經不能吃喝了,靠輸營養液維持生命。這一別必定是永別,她對不起從小疼愛自己的奶奶,小時候只要有一點兒好吃的,奶奶必定為她留著;只要是孫女喜歡的玩具,哪怕是天上的月亮,奶奶都會想方設法去摘……奶奶對她的愛勝過長期在外打工的父母千百倍,不過奶奶從小也教育孫女要做一個有愛心的人,做人不能老想著自己,如今面對艱難的抉擇,倪雪舉棋不定,內心實在痛苦,她想征求一下奶奶的意見。

      “奶奶,我要去為國家、為人民抗擊疫情,這是我的職責,您覺得我做得對不對?如果同意就點頭,如果不同意就搖頭。”

      72歲的奶奶雖然行將就木,但大腦依然是清楚的。她骨瘦如柴,臉上如同枯槁,眼角滾下了一滴熱淚,嘴巴一翕一閉,欲言又止,氣息實在太微弱,沒有一個人聽得清她在說什么。孫女小雪再也受不了,俯下身子與奶奶臉貼著臉,大聲地哭著:“只有我知道您的意思。好,我馬上動身。”家人紛紛掩面低泣。

      倪雪離開的那一刻,奶奶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由于新冠疫情大有蔓延之勢,為了防止疫情擴散,國家于23日做出武漢封城的重大決定。連毗鄰的咸寧市也實行了交通管制,鄉下村村封路,別說大巴車,就連摩托車都過不去。倪雪的老家在咸寧農村,離武漢XH醫院有200多千米。就是坐車去都要好幾個小時,如果靠步行,得20多天,這必定會誤了大事;如果騎自行車至少也要一個星期。經過權衡利弊,她決定騎自行車去,一來,可以盡可能快點到達,二來,不像摩托車,遇到溝壑過不去,因為關鍵的時候自行車可以背在肩上走。

      臨走時,媽媽為她準備了好多干糧和水,可是太沉,她不得不放棄許多。疫情期間的路上,行走起來困難重重,遇到攔路的障礙物就得背著自行車過去,有時遇到“忠于職守”的村民還得多費口舌解釋一番,人家才會放行。路上渴了,不敢多喝水,餓了也不敢多吃,因為身上帶的錢不多,而且商店大多已經關閉,即使有錢也無處買。

      最讓人頭疼的是,晚上找不到便宜的旅館,身上一共才兩千多塊錢,是下個月的生活費,絕不可以亂用的。第一天晚上,實在是付不起高昂的住宿費,就打算在路燈下挨一個晚上,北風呼呼地吹著,凍得她瑟瑟發抖,更擔心的是有沒有壞人突然出現,她的耳朵像雷達一樣始終搜索著周圍可疑的動靜,在這樣的環境下,對“杯弓蛇影、草木皆兵”這一類的成語有了更深切的體會。她在腦子里設想了幾種可能會發生的危險,遇到流氓怎么辦?遇到搶劫的怎么辦?遇到流浪漢、精神病一類的人怎么辦?遇到“好心”的騙子怎么辦?……

      她的大腦真的是一團漿糊,長這么大,從來沒有露宿街頭過,何況她是一個年方21的漂亮姑娘,風險系數必定很高。這個世界上鬼她是不怕的,因為她堅信世上沒有鬼神,但是人禍隨時都會發生的,以前從網絡上經常看到這一類的負面新聞。想到這兒,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突然“嘟”的一聲響,手機快沒電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她趕緊關掉手機,好保存僅有的10%的電量,否則到時候連報警的電話都沒得打。此時正是凌晨一點鐘,街上冷冷清清,不要說晚上,就是白天也見不到幾個大活人,這更增加了她的恐懼感。剛才玩玩手機,像在和一個老朋友聊天,現在只能面對周圍恐怖的暗影。昏暗的路燈把自己暴露在非常危險的境地,如果這時候突然沖過來一只瘋狗怎么辦?自己會不會被咬死?她不想胡思亂想,可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緊張的氣氛令她感到非常窒息,她全身已經變得僵硬,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無奈、悲催地蜷縮在無精打采的路燈下,只能期待幸運女神的眷顧。她有點后悔了,她為自己的一時沖動感到后悔,萬一……

      她想騎著車子離開這個鬼地方,可是在這個漆黑的晚上,哪兒都是鬼地方,哪兒都不安全,或許這里才是最安全的,這里雖然不是市中心,但也是一個小小的交通樞紐,如果有可疑目標向這里靠近,也能及時發現。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既然敢上“戰場”,連死都不怕,還怕那些可能會出現的壞蛋嗎?她找來一塊比較鋒利的石頭,把自行車擋在自己的身后。如果有誰膽敢來犯,定與他同歸于盡。她迷迷糊糊中好像看到了奶奶在朝她微笑,她不禁叫了一聲:“奶奶!”可是沒有任何人回應她,她的喊聲回蕩在靜寂的夜空中,如同一粒石子丟進了平靜的湖水里。

      一陣冷風襲來,她又打了一個寒顫,伴隨著“窸窣”的摩擦地面的聲音,似乎有一個黑色的物體,正在向她這里移動。她的血管快要爆裂了,緊張得頭皮都快脫落了,她甚至做好了死的最壞打算。

      那東西大約有小刺猬那么大,輕悠悠地飄來,越來越近……難道是傳說中的鬼魂?不,絕不可能!她想逃走,可是腿腳根本不聽使喚——那東西已經到了腳下——原來是一塊黑色的塑料袋,虛驚一場!

      騎了一天的車子,她實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中她竟然坐在地上靠著柱子睡著了。

      “喂,姑娘,怎么睡在這里?”一位巡警執行任務經過這里,發現有情況,連忙下車詢問情況。

      “誰?你是誰?”倪雪睡夢中被驚醒,本能地舉起手上攥著的石頭砸向這位好心的王警官。被訓練有素的王警官一把接住,丟到了地上。

      “我,警察,不是壞人!”

      倪雪定睛一看,眼前的這位有幾分英俊的男人確實穿著警服,旁邊還有一輛閃爍的警車,應該不是騙子。她這才放下戒心,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王警官說了一遍。王警官聽后,十分感動,當時就把她送到了附近的一家賓館,老板聽說了姑娘的遭遇以后堅決不肯收錢,上了床,看看表,已經是凌晨3點。

      王警官給她留下了電話號碼,并給她提供了一些食物和水,沿途與再其他警察進行愛心接力,后來的五六天,除了行路艱辛,住宿、吃喝已經不再是個問題。

      第七天上午,進入了武漢市區,眼見著就要到達自己所在的醫院,一件意外的事發生了。真是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倪雪騎著自行車“飛馳”在非機動車道上,像一只即將歸巢的快樂小鳥。突然,迎面一個逆行的行人,低著頭沖了過來。那人是一位中年婦女,摔倒以后,死死地纏住倪雪,破口大罵并要求倪雪賠錢看病。

      “你把我撞傷了,你看著辦吧。”

      “要不,我帶您去醫院檢查一下?”

      “誰去醫院啊?現在醫院全是病毒,我才不去呢?只要賠錢,是瘸子,是骨折,我都認了。你要是不賠錢,今天就別想走。”

      “那你要多少?”

      “少說也得賠個萬兒八千的。”

      “太多了吧?我看您只是擦破了點皮,何況你是逆行,你也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笑話,我逆行,我一個行人什么逆行不逆行的,我看你才是逆行呢!今天你無論如何也要賠錢,不然別想走人。”中年婦女臉色升級了,做出一副恐嚇的樣子。

      “可我身上總共才2000塊錢,是下個月的生活費。”

      “兩千就兩千吧,拿出來!”中年婦女氣勢洶洶地命令道。

      倪雪想了想:我今天是秀才遇到了兵,有理也說不清,認栽吧!可憐我這七天省吃儉用,攢下的這2000千元全賠給她了,真是李逵遇到李鬼,逆行者遇到“逆行者”。找誰說理去?為了盡快參加工作,救助病人,兩千塊錢又算得了什么?

      “給你!”倪雪憤然離去。

      拿到錢,中年婦女便一溜煙就跑了。

      事情到此,還遠沒有結束。倪雪很快就來到了醫院,路上經歷的一切,她都沒有對任何同事提起。醫院每天都在緊張地運作著,醫護人員不足,加上防護設備緊缺,每個人每天都是三班倒,要工作十幾個小時。疲勞是常態,大家開玩笑說,黑眼圈與國寶大熊貓有得一比。

      幾天后,醫院進來一個80歲的老奶奶,也是新冠患者,由于年齡很大,加上伴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治愈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要在當今的某些國家早已放棄了治療。可是中國政府最看中的是人的生命,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老奶奶一確診就上了呼吸機,進了重癥監護室。她是倪雪護理的病人之一。倪雪和同事們為了防止感染,方便戴防護帽,剪掉了飄逸的長發,成了不折不扣的光頭護士。每天拖著疲憊的身子堅持工作,為了鼓勵病人戰勝病魔,她給病人講故事,無微不至地照顧病人的生活,喂水、喂飯、喂藥、穿衣、伺候大小便等,那都是常有的事。這位80多歲的老奶奶經過倪雪十多天的悉心照顧,終于康復出院了,創造了生命的奇跡。可是倪雪卻因過度勞累導致免疫力下降,加上一次給老奶奶喂藥時,老奶奶想起床,拉錯了位置,將倪雪的防護服扯破了,空氣進去了,最終倪雪感染了,因為她小時候有慢性哮喘病,導致她的病情不斷惡化,最終不幸犧牲。社會各界都悲痛欲絕,新聞記者紛紛報道這位平凡的美麗英雄。

      這不,這天那位80多歲的老奶奶在家休養,突然從電視上看到了倪雪的遺照,大叫起來:“她,她就是她!沒有她,我早就死了!”

      她的小女兒——一位性格潑辣的中年婦女,也就是那天被倪雪撞倒的逆行者,驚異地問道:“媽,你說的就是她救了你嗎?”

      “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她就是這個眼睛,就是這個眼神。”

      “什么?!”中年婦女腦中一片混亂,她繼續在網上搜索著那個曾經被自己訛詐過,也救過自己母親的姑娘的信息。那位熱心的王警官接受記者采訪時,生動細致地講述著倪雪的感人事跡。這下,中年婦女全明白了,她才是真正的最美的逆行者,自己不是,是最齷齪、最自私的“逆行者”。

      “女兒啊!你怎么了?我們要找機會謝謝人家啊!”

      “哦,嗯!”這位一向孝順的女兒做了一件豬狗不如的事,現在痛心疾首。她哪有臉見倪雪的家人?

      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倪雪的家人收到了一封捐款信,里面是一張兩萬元的支票和一封短信,信中寫到:

      一位自私的“逆行者”獎給一位最美的逆行者。錢,不多,聊表心意,請英雄的家人一定要收下!

      遵照倪雪的遺愿,家人將她與奶奶葬在了一起。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逆行者》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逆行者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276.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