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生死”斑馬線

    推薦人:弓長豐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0-06-06 11:13 閱讀:
    “生死”斑馬線

      在A市老城區,一個交通路口站著一位特殊的交通志愿者,他叫闖虹燈,今年36歲,他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已經工作了4年。說他特殊,是因為他只有一條腿,一只胳膊。



    故事還得從六年前的一起交通事故說起。那是國慶假期的第三天,天高氣爽,A市到處張燈結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臉上無不洋溢著節日的喜慶。一位大約三十歲的小伙子,低著頭打著電話正欲通過斑馬線,這時一輛紅色寶馬轎車“嘎”地一聲在離他10公分的地方剎住了,地面上留下了長長的黑色的深深的印跡,一股輪胎摩擦地面產生的焦味彌漫在空氣中。斑馬線兩頭正在起動的行人,被這驚險的一幕嚇得伸出了舌頭,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地縮回了剛邁出去的腿。有一個小女孩不禁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似乎在慶幸汽車剎住了。走在斑馬線中間與小伙子并排的那位老奶奶,嚇傻了,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過了好幾秒鐘才顫顫巍巍地走開。后面的司機紛紛剎定了車子,在耐心地等待著。

    “喂,你說什么?我沒有聽清楚,請再說一遍。”小伙子站在斑馬線中間來回走動,心急如焚地打著電話,好像有什么急事。

    這時候所有的司機都怯懦地盯著他。他染著一頭黃發,身高約175公分,臉上露著蠻橫的肌肉,發達的胳膊上有龍的紋身。

    10秒鐘,30秒鐘,60秒鐘,這里沒有紅燈,可是各位司機已經等了一分多鐘,黃毛小子仍然在斑馬線上徘徊,似乎沒有聽到各種喇叭的催促。

    “你說到底行不行,給個痛快話吧?”黃毛繼續打著電話。

    大家看看他強壯的肌肉,再看看他的紋身,誰也不敢上前與他理論。但是什么事都有個例外,其中就有一位瘦弱的女司機下了車,首先向打電話的黃毛行了軍禮,然后十分有禮貌地說:“同志,麻煩你讓一讓,好不好?我有急事,拜托了!”

    “讓什么讓!你沒看到老子在打電話啊!滾,小心老子揍死你!”黃毛爆著粗口,圍觀的人嘁嘁喳喳地議論著。

    “這樣吧,如果你忙,我來背您過馬路,您看可好?”姑娘并不生氣。

    “滾!少拿老子開涮!”黃毛小伙還沒說完就揮拳砸來。

    “你說什么?”電話的另一頭問。

    “哦,我不是說你的。”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瘦弱的姑娘,一閃,左手抓著黃毛的腰帶,右手托著他的胸部,瞬間將其舉了起來。眾人被這一切嚇呆了,黃毛頓時也嚇蒙了,但是從不認輸的他是不會求饒的,仍然倔強地說:“有本事你把老子放下來,咱們單挑。”

    姑娘聽了他的話以后連忙把他放了下來,像放下一個石碾子一樣,黃毛的腳“砰”地一聲砸在地面上,疼得他只咧嘴,這時他的電話里還在喊:“喂,說話啊!”

    “說吧,怎么單挑,我都奉陪。”姑娘大義凜然地說。

    “我知道,你練過武功,有本事你就用一只手跟我打。”

    “好。”姑娘點點頭。

    只見黃毛“砰”地一聲關掉了手機,張牙舞爪地撲過來,姑娘只需輕輕一躲,他就撲了個空,然后她用腳一絆,黃毛向前方射出,正當他要摔倒時,姑娘伸手一拉,他勉強站住了,避免了尷尬的場面發生。

    “好了,咱們打平了,請讓開好嗎?我真的有急事。”姑娘說。

    “不行,你要么讓我親一口,要么讓我雙手跟我單挑。”黃毛故意找碴。

    “你羞不羞?!打不過一個姑娘還這樣耍賴!”人群里有人這樣義憤填膺地說。

    “好,本姑娘今天就陪你玩到底,讓你雙手又如何!”姑娘似乎有點生氣了。

    黃毛擺了一個格斗的姿勢,頓促了幾秒鐘后,突然來一個餓虎撲食的動作,姑娘的眼睛快如閃電,說時遲,那時快,又敏捷地一躲,黃毛又撲了個空。姑娘又使出剛才那招,也不用什么掃堂腿式的狠招了,只需輕輕一勾腳腕,他便失去了重心,一個趔趄向前沖去,一頭栽了下去。這時候姑娘沒有伸手去拉,黃毛直接趴到了姑娘的車頭上,發出“砰”的一聲響。姑娘紅色的轎車與黃毛的牙齒同時受傷。黃毛嘴里流出了鮮血,姑娘的車頭癟了一嘴巴子。

    有人問:“姑娘,這回你為什么不拉他一把啊?”

    “拉了就犯規了,不是嗎?這可是他自己定的規矩喲。”姑娘戲謔地說。

    眾人哈哈大笑。

    這時候巡邏的交警小王來了,黃毛邊捂著嘴,邊罵罵咧咧地打電話找人。姑娘仍然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怎么回事啊!”交警一本正經地問道。

    黃毛捂著嘴,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避重就輕地告了一通狀。姑娘并沒有辯駁,圍觀的人以及其他的司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七嘴八舌地數落著黃毛小子的不是。王警官通過整理大家的發言,總算搞清了事情的始末,沖著姑娘問道:“是這樣的嗎?”

    “是的。”

    “請出示一下您的駕駛證。”王警官說。

    “好的。”姑娘從車子里拿出了駕駛證遞給了王警官。

    “哎呀,你就是大名鼎鼎散打冠軍肖紅吧!怪不得有這樣的身手。你今天沒有做錯什么,不用負任何責任,這是一種伸張正義的行為。”

    說完,這位年輕的交警向她敬了一個禮。

    “我曾經代表八一隊參加全國女子散打比賽,是獲得過幾次冠軍。不過,這些都不值得一提了,今天我也有錯,我愿意付對方醫療費。”姑娘剛一說完,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人們紛紛投來敬佩的目光。

    “同志,請出示你的身份證。”王警官對黃毛說。

    “我沒帶。”面對王警官,黃毛有點害怕了,因為搞不好要拘留的。

    “你叫什么名字?”

    “闖虹燈。”

    “什么?請再說一遍。”王警官沒有聽清楚。

    “闖虹燈。”黃毛提高了嗓音。

    “還有叫這個名字的,你不是騙我的吧?”王警官說。

    “誰有工夫騙你呢?我生下來第一眼就看見了窗外的霓虹燈,所以爸爸就給我取了這么個怪名字。我今天也遇到了煩心事,做生意陪了好多錢,剛才在路中間打電話是不對。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好吧。既然你認錯態度好,又沒有造成什么嚴重的后果,今天這個事就協商解決吧,你們一個自己回去修車,一個自己回去補牙,互不相欠。同意不?”

    “同意。”肖紅與闖虹燈同時點頭。

    一會兒,人群漸漸散去,汽車恢復了正常通行。



    闖虹燈邊走邊想:不行,今天這個虧吃大了,我得找個機會報復一下。唉,剛才不服軟不行,那么多人看樣了是要把吃掉似的,俗話說得好,“好漢不吃眼前虧”。

    突然,他的電話又響起。

    “剛才怎么把電話掛掉了。趕快回來,我們李老板同意跟你談一筆大生意。”電話那頭的人大喊大叫。

    “誤會,剛才遇到了點事。不好意思,您跟李老板說說,讓他等我20分鐘。”

    “不行,必須在10分鐘內趕到,否則這筆生意是‘四兩棉花——免談(彈)’。”說完,對方就把電話給掛了。

    闖虹燈的心激動得快要跳出來,于是三步并作兩步,一路小跑,又來到了剛才丟臉的路口,瞄一眼,發現沒有車輛,他便直接跑過去,誰知就在離開斑馬線的最后一秒,被一輛疾馳而過的黑色奔馳給撞飛了,遭到正常行駛的大貨車的二次碾壓,頓時血肉模糊,手機甩到一邊,鈴聲再次響起。

    兩位肇事的司機一老一小,分別從車上走下來,嚇得手腳直哆嗦,兩人同時打電話報警。110指揮中心讓附近的交警馬上趕去處理。沒有幾分鐘,交警就到了,還是剛才的王警官。這時候救護車也來了。王警官很吃驚,疑惑地看著傷者直搖頭:他不就是剛才鬧事的闖虹燈嗎?怎么一轉身就又出事了?難道是這個名字取得不好。

    王警官拍了幾張照片,然后認真地勘察了現場,并詢問了目擊證人,調出了現場監控錄象,還原了事情的經過。



    闖虹燈很快就送到了市第一人民醫院,主任醫師王寶國搖搖頭,說:“他恐怕不行了,傷得太重了。”

    在他女朋友小莉的再三請求下,王醫生說:“好吧,我盡全力搶救吧。”

    “王醫生說不行的,十有八九是不行了,今天除非有奇跡出現。”兩個小護士在小聲嘀咕著。

    闖虹燈整個左大腿和左手臂被軋得粉碎,大腦也受到了猛烈的撞擊,里面有淤血,現在一直昏迷不醒。經過專家們會診,不得不作出一個痛苦的決定,要想保命,就必須截肢,闖虹燈的爸爸只得含淚簽字。一直到第十五天,病人還沒有醒來,所有的人都認為他不行了,親友都勸他的家人放棄治療了。可是他的女朋友小莉堅決不同意。

    到第十六天,奇跡終于出現了,他醒了。再經過一年多的治療,他能拄著拐棍走路了。所有醫療費加一塊兒,花去100萬,由兩位肇事的司機平均承擔,至于后續的傷殘賠償費,闖虹燈一分錢沒要,別人都說:“你傻,為什么不要?”

    “我要感謝上天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現在的我已經大徹大悟了,其實我就是被金錢害的,如果不是為了做生意多賺錢,不是從小這么驕橫跋扈,也不會有今天的不幸,所以我想通了。”

    又過了半年,他完全恢復了。只是從此少了一條腿和一只胳膊,女朋友小莉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決然地嫁給了他。



    結婚之后,他將公司給妻子打理,自己做出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他要做一個交通志愿者,每月只能領到兩千元的工資,不僅要忍受日曬雨淋之苦,還要在他原先出事的路口執勤。起初家里人一致反對,但是經不起他執著的堅持,妻子開始動搖了,表示支持他。

    他經常對別人說:“以前的那個‘闖虹燈’已經死了。現在的我叫‘闖護者’(諧音,傳護者,意為傳播正能量,是交通安全的守護者),獲得了新生。”

    為了實現他瘋狂的理想,他去求原來的那個交警,去求交警大隊的領導,起初領導堅決不同意,經媒體廣泛報道后,引起了全國轟動,輿論同情并支持闖虹燈。為了弘揚正能量,樹立典型,市交警支隊破例同意了他的請救。至此,從他出事兩年后,又回到這里,不過這時候身份變了。

    他的左腿配上了假肢,每天站立十幾個小時,胸前掛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生死斑馬線”,現身說法,教育過往的行人、車主。晚上回家后,斷腿處都磨出了水泡,時間一長就結上了厚厚的繭子。不論刮風下雨,他每天都堅持到崗。妻子把他的公司經營得越來越紅火,家人多次勸他回自己的公司上班,可是他堅決不同意。

    “以前的我已經死了,現在的我獲得了新生。”他經常這樣跟別人說。

    從此,這位殘疾交通志愿者成了A市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安全出行深入人心。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生死”斑馬線》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生死”斑馬線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359.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