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弟弟與紙飛機

    推薦人:曹含清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0-06-06 20:19 閱讀:

      我每次到機場時內心總會被觸動,撞開很多關于弟弟的記憶。飛機起飛之后,我靜坐在機艙的座位上順手撕下一張雜志的紙頁,然后小心翼翼地疊起紙飛機。假如弟弟現在還活著那該多好啊,他現在應該二十六七歲了。他的夢想也許能夠實現——他成為了一名飛行員!

    我的眼前浮現出二十多年前的場景。弟弟身材瘦小,臉頰紫紅,眸子里仿佛燃燒著機智可愛的火焰。他穿的衣服大多是我和哥哥的舊衣服,既破舊又寬松,褲子拖在身上像是裙子。他沒有零食與玩具,但是他每天扛著一張笑臉,猶如笑盈盈的木偶,他的世界似乎充滿了歡樂。他的嘴像是沾滿蜂蜜,見了叔叔、阿姨就甜甜地問好。大人們夸贊他明理懂事。

    一天放學后我背著書包回家,他坐在黑白電視機前看著動畫片。我坐在門口疊起了紙飛機,橙紅色的余暉涂滿了木門,順著玻璃窗流入屋子。那種手工折紙的小技術是課堂上老師教我們的,記得老師還教了我們疊紙風車。

    弟弟兩眼盯著電視機看得入神。他的表情像是被動畫片的劇情操控,不斷發出嘿嘿的笑聲。我的雙手摩挲著白紙,折來疊去疊成了一只丑陋而笨重的紙飛機。弟弟不經意地瞥到了它,眸子里閃出好奇的目光。他搬著木凳子挪到我身旁,伸手搶過我手中的紙飛機,還央求我教他。我將它慢慢拆解展平,又重新折疊,手把手地教他。

    他悟性很高,學了一遍就學會了。那張皺巴巴的白紙在他手里迅捷翻轉,一眨眼的功夫折成了一只漂漂亮亮的紙飛機。那張白紙在他手中脫胎換骨,他像是拯救了它,讓我既吃驚又慚愧。他拿著紙飛機在屋子里隨意投擲,它穿過屋里一縷縷夕陽的光線向前飛翔,撞擊到墻壁后盤旋落地。從那以后他喜歡上了疊紙飛機,還喜歡向大人們詢問有關飛機的問題,例如飛機到底多大,飛機為什么能夠飛起來,飛機是否像拖拉機一樣喝柴油等等。他的問題讓大人們瞠目結舌。

    那是深秋的一天,田野上已經種上冬小麥,冒出一層嫩綠,顯得空闊而平靜。太陽懸在碧空上,向下潑灑明亮璀璨的陽光。村莊享受著陽光的洗浴,好像靜靜地睡著了。我家的院子里曬著黃燦燦的玉米棒,也堆著一片片白棉花。我們一家人坐在門口吃著午飯,天空上突然傳來一陣嗡嗡哄哄的聲響。我們抬起頭,只見一架巨大的飛機飛得很低,機翼掠過潔白輕盈的云朵。它正緩緩地飛行在村莊上空,向西方飛去。

    弟弟仰著臉,炯炯的目光凝注在那架飛機上。他猛然起身將飯碗與筷子推在桌子上,如一頭小駿馬飛奔了出去。他奔跑著,緊追著飛機呼喊。他穿過村巷,徑直追到田野里。他邊跑邊喊:“飛機……飛機……”,我們都以為他發了瘋。他的呼喊好像叫醒了村莊,村莊爆發出一陣活力。人們紛紛跑出家門,目光聚焦在他飛奔的背影上。母親擔心他摔倒或撞在樹上,就追在他身后喊著他,想讓他停下來。但是他仰望著飛機奔跑,腳下像是踩著哪吒的風火輪。他猶如一只弱小的風箏被巨大的飛機牽引,似乎要騰空飛起。

    那架飛機緩緩地在蔚藍而高遠的秋空上飛行,飛越村莊,飛越河流,飛越沙崗,將弟弟甩在了空曠的田野上。地平線像是一條蟒蛇橫臥在田野盡頭。他傻傻地佇立在田埂上,仰頭望著飛機漸漸消失。飛機在地平線上變成一個渺渺茫茫的黑點,最后被天空完全吞沒。他滿頭大汗地跑了回來,告訴我們說他有一個夢想,就是等他長大后要當一名飛行員,開著一架大飛機,在天空里飛來飛去。

    不久,很多人知道了弟弟的夢想。人們見了他就調侃他,管他叫小飛行員。有一天姥姥來到我們家。她望著弟弟說她從前在省城見過飛行員。飛行員大多長著一雙黃眼珠,目光清澈而明亮,手臂很長,而弟弟的身體也具有這些特征。他聽后欣喜若狂,見人就說姥姥說她適合當飛行員。他還央求父親一件事情,就是一個月后他生日的時候送他一只飛機玩具。父親當場欣然答應了。

    接下來的日子弟弟每天都疊幾只紙飛機,盼望著父親送給他生日禮物。他常常告訴我們說等他長大后要當一名飛行員,開著一架飛機帶著我們到好玩的地方去,然而沒有等到生日那一天,弟弟竟然意外死亡了!

    那天早晨他還像是跟屁蟲似的纏著我玩耍,一副活蹦亂跳的樣子,像是屋檐下歡快的燕子,到了下午夕陽沉落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僵硬。醫生說他是誤食農藥中毒而死。我握住他冰冷的手拍他、喊他,他卻紋絲不動;我將他平時最喜歡玩的紙飛機擺在他面前,他仍然一副沉睡不醒的樣子。那時候,我覺得死亡是一種永不相聚的離別,是上天對人們最大的懲罰。想到以后再也見不到弟弟了,我便嚎啕痛哭。

    那天陪弟弟入葬的有他喜歡吃的食物,有等到過年才穿的新衣服,還有他疊的那一堆花花綠綠的紙飛機。

    二十多年的光陰在四季更替中好像只是彈指一瞬。二十多年后我與哥哥已經長大。我們很少提起弟弟,甚至“飛機”這個詞語也很少夾雜在我們的話語里。在世界上弟弟好像是從沒有存在過,他只是我們噩夢中的一個人物,我們努力把他忘掉。唉,我們是在自我麻痹,這是自欺欺人!弟弟是我們心頭永遠的傷痛。災難攫住了我們脆弱而懦怯的神經,我們不愿觸摸內心深處那塊流血的傷疤。

    有一天我們一家人坐車路過飛機場。母親說她十分想去看看飛機,于是哥哥開車繞到機場附近。瓦藍的天空點綴著幾片白云,陽光透過薄薄的云層撒向大地。我們一家人穿過一片灌木叢爬上高高的土丘,遠望著被鐵柵欄緊緊箍著的飛機場。只見寥廓而平坦的停機坪上停著一排銀白色的飛機,一架飛機正要緩緩降落,發出嗡嗡哄哄的聲響。那一刻,我猜我們一家人應該都想起了弟弟,想到了弟弟想當飛行員的夢想,想起了他追飛機的往事。

    父親眼睛濕潤,陽光澆灑在他起了褶皺的臉龐上。他喃喃的說他這輩子有個很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給弟弟買一個飛機玩具。母親想起弟弟曾經說過的話。她說弟弟喜歡疊紙飛機,還想長大后當飛行員。弟弟說等他長大后要開著飛機帶著我們一家人到好玩的地方去。母親說到這里,我們的淚水奪眶而出,在臉龐上肆意奔流。母親看到我們流淚,她用衣袖抹掉臉上滾落的淚水說:“唉,我不該提那些傷心的事情,讓大家難過。過去的都過去了。我們一家人現在過得很好,將來還會更好。”

    我想起這些往事,不禁潸然淚下。我坐在機艙里,靜靜地望著我疊好的那只紙飛機。我仿佛望到了長大后的弟弟穿著飛行員的服裝,他一副英俊干練的神氣。他坐在駕駛艙里戴著頭盔式耳機,從容自如地操縱飛機。那架飛機在浩瀚無垠的碧空翱翔,飛向了一個美好的地方。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弟弟與紙飛機》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弟弟與紙飛機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360.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