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為了這份承諾(小說)

    推薦人:謝陳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0-07-12 04:05 閱讀:

      二十歲的清華學子盛宗民與他的同學鄒良成同時愛上了一位女子汪惠珍,兩人相爭,又恰逢要出國留學,為了不使心愛的女子左右為難,于是兩人擊掌為約,誰先獲得博士,誰娶其為妻。

    青春年少,他們心中有的是“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喚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的豪情,赤手空拳,卻有決心和勇氣打出一個屬于自己的精彩天下。更何況,那時血氣方剛的他們又豈肯對誰服氣,彼此篤信自己不會輸,并堅信定會拿到美國最負盛名學府的博士,等有了坦蕩前途,再回來娶他們最心愛的女人。

    在美國威斯康新州立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后,盛宗民毫不猶豫地申請了哈佛大學。為在這樣強手云集的環境中取勝,他付出了十二分的努力。他的苦讀感動了導師,哈佛的后兩年,在導師的推薦下,他得到了一間位于哈佛圖書館的研究小隔間,從此他可以隨時憑證進入書庫,整天呆在里面讀書。除了本專業必修的經濟學著作,他還讀哲學和歷史,讀到累了,他便去圖書館另一層的文學閱覽室,那里有豐富的歐美文學名著,他通常在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去文學閱覽室。

    哈佛的燈總是亮得很早,黃昏的余暉尚未散盡時,閱覽室中便已是燈火通明,盛宗民靠在椅上,悠閑地讀著小說,周遭寧靜,手指翻過書頁沙沙有聲,燈光那樣柔和,他放任自己走進引人入勝的故事之中。晚飯后,他又以無限飽滿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專業學習中。如此,他過了四年追夢生涯,沒有過旅行,沒有體驗過異域的風情,沒有過寒暑假,連星期日休息也一并取消,除了兩個夏天離校參加中國留美學生夏令營的二十天,他幾乎沒有離開過波士頓。

    四年后,他畢業,進行博士答辯。哈佛的博士答辯素以嚴苛著稱,四位考官,皆是學術權威,如果答辯完,考官一言不發,那意思便是“明年再來”,在哈佛讀了七八年博士還拿不到學位的大有人在,他答辯的時候,緊張得汗流浹背、腿腳發顫。不過他四年的辛苦沒有白費,作為班上最年青的學生,他的答辯一次通過,他不僅拿到了博士學位,還獲得了美國大學生的最高獎——金鑰匙獎。

    盛宗民帶著學成回國的喜悅,他準備坦然走到那個讓他心儀已久的女子的門前,告訴她,他來兌現他的承諾。他想像著:鄰家的少女在窗下繡著白頭鴛鴦,等那遠行的士子衣錦還鄉,就算那人一世不歸,她也一世守著愛情的信諾,等他歸來。可是,那已經不是屬于盛宗民的傳奇,現實情形不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而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他信心滿滿歸來,可心上人已嫁作他人婦,他的同學,天資同樣聰穎的鄒良成。在經歷了短暫的失戀痛苦之后,他重新振作精神、坦然面對,為她們祝福。

    和汪惠珍結婚時,鄒良成二十七歲,是清華大學物理系的教授。同盛宗民一樣,他也是清華學堂選送的公派留學生,他的本科和碩士就讀于美國芝加哥大學,博士就讀于加洲理工大學,并獲得加州理工的最高榮譽獎。清華校史館中曾經有過一張他兩的合影,照片上的鄒良成也是挺拔儒雅,與一旁的盛宗民相比毫不遜色。一樣的名校出身,一樣的英俊瀟灑,一樣的才華卓越,在這兩個不相伯仲的男人之間,汪惠珍選了鄒良成就不足為奇。她和鄒良成的婚姻極為美滿,他們的女兒說他們老兩口“一輩子都沒有紅過臉”。

    從此之后,盛宗民一生都不曾再愛過誰,也不曾娶過妻。在他的學生眼里,那個女子也并非天仙般的美麗,不過只是位有文化、有教養的家庭婦女,沒有詩文傳世,也不見得多么傾國傾城。然而她卻何其有幸,讓才華橫溢的盛宗民為了她,全然看不見世間別的女子,她有什么好,叫他對她心心念念一輩子不忘?

    婚姻不成情義在,盛宗民與鄒良成一生都是很好的朋友,自三十年代初始,彼此的友情持續了近五十年。盛宗民是鄒家的常客,時常晚飯后帶小外甥鄭維去鄒家玩,鄭維說:“鄒伯伯看到我們,總是揮動雙手,高呼歡迎,歡迎,熱烈歡迎!”鄒夫人就把家里的好東西抱出來給我們吃。

    鄒家的孩子都管盛宗民叫“干爸”,在他們眼里,干爸高高的個子,挺拔的身材,穩健的步伐,慈祥深邃的目光,喜怒從不形于色。父親常說干爸是“gentleman”(紳士派),學問好,為人寬厚、正直。媽媽說:“干爸講故事,聽的人肚子都要笑破了,而他依然平靜如水,就像什么都沒說過一樣。”長大后的鄒家孩子對盛宗民也特別好,不論哪一個出國、出差回來,買的東西第一個必是送給干爸。

    盛宗民愛戀汪惠珍,只是一個男子堅守著自己的愛情,他沒有打擾過她的家庭,沒有給她造成過困擾和任何感情傷害,當她有困難的時候,他總是站出來,慷慨解囊相助。在鄒良成及家人眼里,盛宗民是真正的貴族,一位讓當代中國那些有錢的貴族們汗顏的精神貴族。縱觀盛先生的一生,哪怕在西南聯大破落的茅草校舍里,他一樣地穿著干凈漂亮的西裝革履,襯衫袖口永遠雪白,用法式袖扣規規矩矩扣上,下雨的時候,他也一樣在漏雨的校舍里,一面講課,一面露出清澈的笑容。

    解放北平前夕,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勸他去臺灣,說:“這是飛臺灣的最后一班飛機了。蔣先生請您一定動身,到臺灣再辦清華大學。”他謝絕了,因為國民黨的腐敗讓他失望,他不愿再接受國民黨的統治。另外,他要與老同學夫婦朝夕相處不離左右。

    1994年,他的摯友鄒良成去世,他掩面慟哭。五年后,他也去世了。出身名門,一表人才,風流倜儻的盛宗民先生,在現實生活中,卻做人低調,一心向學,將自己的聰明才智獻給了孜孜以求的國家教育、經濟建設事業,并取得了令人信服的學術成就。盛宗民在臨終前囑咐外甥鄭維,死后將骨灰撒在當年與鄒良成、汪惠珍同船游覽并和鄒良成擊掌為約的“淵明湖”內。

    2020年7月11日于上海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為了這份承諾(小說)》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為了這份承諾(小說)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442.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