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當前位置

    首頁 > 短篇小說 > 微型小說 > 歸巢

    歸巢

    推薦人:張果果 筆名:柳半仙 來源: 時間: 2020-08-16 22:39 閱讀:

      剛入六月,炙熱的陽光就扒盡了人身上的春裝,魅惑的季節開始了。

    京廣高速途經河北的半道,一輛前輪沒氣的黑色轎車停在了應急車道上,一位 35 歲左右

    的男人靠著車門默默地抽著煙,(車門處靠著一位默默抽煙的男人,約莫 30 多歲左右,)在夕陽的映襯下顯得有些疲憊。透過車窗,一位年輕靚麗的女子正坐在車里聽電話,不時斜著眼看看窗外的男人,但并沒說話。(卻始終沒說什么。)

    陽光拉長了路邊樹木的影子,一個個低飛的轎車呼嘯而過。伴隨著一聲怒吼,這一切都被打破了。

    “王笑文,你個王八蛋,你到底什么時候離婚!”車內的女人隔著車窗把手機重重地砸在男 人的后背上,隨即大哭了起來。

    “小美,我不愛你,你是知道的,何況 ”男人憋紅了臉。

    “你是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沒有我,你能有今天嗎,你滾,(滾)回去找她吧!”

    “小美,五年了,公司一直都好好的,現在你突然要我離婚,又拋下公司離開這里,這一切太突然了,我不知道怎么辦,原本 ”

    “原本什么,你想抹掉那晚對我所做的一切嗎,你想不承認嗎,我現在才明白,你就是一個 混蛋,不負責任的混蛋,好,我成全你!”女人邊說邊朝路中間走去。

    “你干什么,不要命了!”男人一把拽住女人,抱在了懷中。“我承認,我那晚對你做的一切,那晚我喝醉了,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知道怎么去的酒店,更不知道怎么和你睡在了一張床上,但是我一定會負責的,你給我點時間好不好。”

    “我不,我就要你現在馬上立刻跟我走,和吳曉斷絕一切關系。”女人掙脫了男人的臂膀,歇斯底里地吼著,跨進車內,重重的關上了門,留著一臉愁苦的男人欲言又止地站在車外。

    這時,遠處傳來了警車鳴笛的聲音,王笑文朝警車的方向張望著,收起了愁苦的面容,余依 美在車內仍自流著淚,除了遠處的警笛和車內的啜泣聲,似乎一切又恢復平靜了。

    警車停在了王笑文車的前面,從車里下來兩位穿著制服的路警,緩步走到王笑文面前。 “同志,你不能站在這里,退到護欄外面去。”其中一位路警說著又朝車內看了看,“這位

    女士,你也下車退到護欄外邊,呆在車內非常危險。這里離服務區很遠,拖車正在路上,你們要注 意安全。”

    “謝謝你們,我們一定小心。”王笑文趕忙應著拉開車門,拽出滿臉不情愿的余依美走到護欄邊。

    說話的路警扭頭走向了警車,另一位路警并沒有跟著回去,而是望著王笑文,眼神中透著 疑惑,王笑文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便扭頭從口袋里掏出煙來。

    “警察同志,吸煙嗎(抽支煙)?”王笑文說著伸出手遞了一根香煙給路警。

    “不吸煙,謝謝。你是王總吧,海天集團的王總,上個月在海天大廈見過你。”路警說著推 掉了王笑文遞過來的香煙。

    “海天集團?王總?你一定是認錯了,我只是一個司機。”王笑文點上香煙,平靜的說道。 “呵呵,可能是認錯了,不過這位女士我看著也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時想不起

    來 ”路警摘掉帽子扇了扇,正說著卻被余依美打斷了,“你肯定是認錯了,他只是一個司機,

    我是他老婆,我們是去武漢旅游的。”

    “嗯 可能是我認錯了,年紀大了,記性不太好。你們要注意安全,別再坐進車內。”路警

    說著,擺擺手扭頭也走向了警車。

    王笑文目送警車走遠后,扭頭對余依美說道“: 你為什么一路上要我隱瞞身份?不會是公司

    出什么事情了吧?臨走時,不是交托給小李了嗎?”

    “你不用擔心,一切都很好,我只是想讓你陪我出去走走,看那邊,拖車來了,我們過去吧。” 余依美說著便拉起王笑文走向拖車。

    拖車停在了黑色轎車的前面,一位拉里邋遢的中年人把腦袋伸出窗外,朝著王笑文他們喊道:“你們上車吧,把你們送到下個出口,那附近有修車的地方。”

    “謝謝師傅,辛苦你們了。”王笑文抬頭應著,和余依美一起走了上去。

    從車后跳下來兩個年輕力壯的人,用專業工具托起了黑色轎車,半個車身放在了拖車后的平板上。拖車緩緩的開動了,兩個年輕人順勢跳上了平板,扶著車欄呆呆的望著遠處,一動不動 的。

    過了一會,前排那個邋遢的男人首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你是海天大廈門前大海報上的那個人吧,你本人看起來比海報上的更漂亮。”邋遢的男人并沒有回頭,只是驚訝的對著車上的后視鏡說道。

    “你認錯人了,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哪能上得了海報。”余依美抬頭看見后視鏡里那個邋 遢男人的眼睛,平靜的答道。

    “你就是那個海報上的人,我不會認錯的,你旁邊這位是海天集團的王總吧,你們是要去

    外地出差吧 ”邋遢男人扭過頭目光堅定地說著。

    “我們真不是你說的人,只是途徑這里車壞在半道上,這世上長得像的人多了,像那些電 視明星,都有許多長得像的模仿他們。”余依美扭頭看著窗外,漫不經心地答道。

    邋遢男人看到余依美并沒有看他,便失望地扭回了身子,車里又陷入了沉默。

    “各隊注意,剛收到消息,上級指示我們查看沿路車輛,攔截一輛牌照為京 B88088 的黑色轎車,如果看到此車輛請立即通知道路公安。”余依美聽到這鏗鏘有力的聲音,兩只半合的眼睛突然睜大,“啊”的一聲,抬起頭來又被后視鏡的兩只眼睛嚇的呆住了。

    前排邋遢男人瞬間扭過身子,緊緊盯著余依美,余依美也看著邋遢男人的眼睛,兩人就這 樣都凝固了似的。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沒有說話的司機突然打破了寧靜:“不是的,剛才拖車的時候我看過, 不是這個。”

    邋遢男人長舒了一口氣,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剛才沒看你們的車牌,嚇著你了吧,太不意思了。”

    “沒關系,您別拿那種眼神從后視鏡里看我,剛才嚇死我了。”余依美暗舒了一口氣,沉沉 的應道。

    車廂里又開始恢復了平靜,邋遢男人靠著椅背閉上了眼睛,表情顯得很平靜。余依美靠在王笑文的肩膀上,透著車窗,平靜的看著窗外急速后退的樹木。而王笑文則大睜著眼,眉頭緊皺,無數個疑惑涌上心頭。

    拖車放慢了速度,王笑文透過車窗看到“西城出口”四個大字,扭過頭對余依美輕輕地說道:“我們到了。”

    拖車帶著他們駛離出口,停在了一個破舊的修理店門前,邋遢男人和王笑文他們一起下了車,車后那兩個年輕的小伙子不知什么時候收起了呆滯的表情,跳下平板,干凈利落的把黑色 轎車停在了一旁。

    王笑文從口袋里掏出幾張紅色的紙幣遞給邋遢男人,“太感謝你們了,辛苦你們了 ”

    邋遢男人沒等王笑文說完便笑著客氣道:“應該的,應該的。”便隨手收起了那幾張紙幣,返身坐回了車里,消失在了暮色中。

    此時已近晚上八點,頭頂吊著幾個昏黃的路燈,夜幕降臨了。

    “我餓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車修好了我們再回來。”余依美無力地對王笑文說

    道。

    王笑文對車店老板說了幾句囑咐的話后,拉著余依美正要過到路對面,一輛出租車瞬即擋

    在了面前,一個小伙子伸著頭喊道:“兩位,打車嗎?”

    余依美猶豫了一下,半彎下身子,朝著窗里的司機問:“附近哪有好點的飯店?”

    “上車吧,前面左轉有幾家不錯的,你們可以去那里看看。”王笑文聽到后正要說話,卻被 余依美拉上了車。

    車上響著西城交通電臺的廣播,聲音顯得很嘈雜。

    “現在播報一條我臺熱心聽眾送來的消息,某省道與我市西環路交叉處發生一起車禍,一輛牌照為京 B88088 的黑色轎車與一輛大貨車相撞,所幸車上人員均為輕傷,但蹊蹺的是黑色轎車司機并不愿配合交警,西城公安某支隊也在現場,由于黑色轎車司機不愿配合,車輛無法 及時拖離事故路面,請途徑此地的車輛可適當繞行,以免為您的出行帶來不便。稍后我臺將繼續為大家播報實時路況。”

    余依美聽到后先是“啊”的一聲,引得出租車司機回頭疑惑的看了她幾眼,余依美漫不經心的說了句:“是什么東西啊,扎到我的腿了。”

    隨即低頭在座位上翻來翻去,而王笑文一直保持著呆滯的表情,像雕塑一樣。

    翻了一會,余依美抬頭通過后視鏡看了看出租車司機,看到一幅平靜的眼神后暗舒了一口

    氣,扭頭看著王笑文。她知道王笑文一定憋著許多問題要問,但現在還不能告訴他。

    出租車停在了一片霓虹中,王笑文掏出一張 50 元紙幣遞給司機,余依美推著王笑文扭頭對司機說了句:“不用找了。”

    無(王)笑文只好無奈的下了車,剛要張嘴說話,被余依美用手擋住了嘴,“我會把一切告 訴你的,先陪我吃完飯好嗎?”

    王笑文看著余依美讓人憐愛的眼神,慢慢地點了點頭,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一個星期之后,王笑文托著疲憊的身子走出了西城公安分局的大門,低著頭喃喃自語地說著:“一切都結束了 ”

    “阿文!”這一聲對王笑文來說是那么的熟悉,他懷疑自己產生了錯覺,仰頭看看天上刺眼 的陽光,揉著眼睛慢慢轉過身,眼前的一幕讓他呆住了,“阿朵(曉)。.你怎么 ?”

    “回家吧。”甜美的聲音從一位披著卷發的中年女人口中發出,這一幕在王笑文眼中是那么的不真實。

    “這……是怎么……那……她 ”王笑文欲言又止,臉上露著扭在一起的疑惑。

    “我來告訴你。”

    那個在拖車上邋遢的男人從大門里走了出來,王笑文又一次呆住了,臉上滿是驚訝。

    “余依美都交代了,海天集團的真正老板是李覆安,也就是你說的小李,而余依美有把柄 在李覆安手里,所以不得不任他擺布,你只不過是一個被金錢和權力暫時沖昏了頭腦的人,正 是這一點,你被余依美堂而皇之的架在了海天集團總經理的位置上。所幸的是,余依美出于愛你,并沒有真正讓你參與海天集團盜竊他人公司機密的事情。而李覆安妒忌她對你的愛,要求她一定要把你拉下水,余依美不想拉你下水,所以才有了你稀里糊涂睡在了她的床上,她借此 要你和她一起離開,逃離這里。”

    “那晚……那她 ”王笑文不敢相信聽到的,支支吾吾地說。

    “那晚什么也沒發生,余依美都告訴我了,她也告訴我你并不愛她。”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王笑文不知說什么,只是呆呆的望著阿朵(吳曉),這個他真心愛的老婆。

    “好了,事情都清楚了,你是清白的。在高速上沒抓你們,是想引出李覆安,誰知那小子太狡 猾,晚上才知道他在你們離開公司后就逃走了,所以才去飯店抓捕你們,你給的幾百元錢我替 你捐了。余依美由于積極供述李覆安的罪行,已經得到法律的寬大處理,我們目前正在追捕外逃的李覆安。你和你老婆今后好好生活吧,腳踏實地才能站的穩。”邋遢男人還是那樣邋遢, 但此時在王笑文眼中卻有點(變得)高大了。

    陽光透過樹陰灑在了這對中年男女的身上,從漸行漸遠的身影里時不時地飄著男人低沉, 女人甜美的聲音。

    “原來他是警察,那晚正吃飯的時候,突然就被警察帶走了,為什么她不跑呢?” “因為她知道你不愛她。”

    “有空我能去看看她嗎?”

    “嗯……可以,不過我(想)和你一起去 ”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歸巢》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歸巢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538.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