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你身后的村莊桃花盛開

    推薦人:蘇桓稼 來源: 轉載 時間: 2020-10-20 10:16 閱讀:

      你身后的村莊桃花盛開

    蘇桓稼

    雨是從下午四點開始落的,層層疊疊的是云還是霧幾不可辨。選墳地,做棺材,招呼來來往往的莊里人,認識一二,顧不上寒暄便匆匆話別。中堂的香火續著,外婆的身子躺在桌后。我走近她,她身著壽衣,臉上蓋著白紙。我輕輕地喊她,她沒有應我。這安靜突然讓我措手不及。

    和舅舅一起去看墳地,南山腳下,不遠處是廟宇背山而立。

    “亡人不走干路。”陰陽先生說。

    天是否知道不得而知,雨是落著,外婆是走了,七十九年倏忽而去。離她閉上眼睛的三月初一戍時,過去了二十個小時。

    這二十個小時,大姨打來電話,我和表哥連忙收拾起行,當天夜里,媽媽和二舅在床頭守著外婆,二舅家遠,剛剛趕回外婆身邊。像是等著二舅一樣,看了他最后一眼,外婆就走了。

    就像風中秉燭,這一刻是搖曳,是輕舞,她獲得了永恒的安詳,

    可我一直覺得她還在。

    從墳地到老屋,緩緩地走,需要十五分鐘。分明是依舊的街道,依舊的農村統建房一字排開,偶爾幾個莊里人談笑著經過,一旁的麥垛高高隆起。

    外婆就是在這門口等著我的。

    有關她最初的記憶是我三四歲的時候。那時候我因為哭起來無人能及,在整個鄉里很有名氣。

    直到二十多年后,我返回鄉里,說起我的名字,鄉親們依然津津樂道。他們說我家搬到縣城以后,整個街道都安靜了。但像我這樣能哭的孩子,長大都是有出息的,也不知是什么道理。

    當年我哭的時候總是從街道的這頭哭到那頭, 鄉里還有好幾個孩子都比較能哭,但他們在我面前總是相形失色,別的孩子哭起來總會累的,哭著哭著就想睡覺了,但我越哭越有精神。

    鄉親們不禁要問:“這孩子要干什么?”誰都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據他們分析,我哭的原因有很多種,媽媽不在身邊;或者媽媽在身邊,但竟然在和別人說話;或者想要什么東西,總之很莫名其妙。為此我挨了不少揍。

    那時候爸媽因為忙,于是把我交給外婆帶。

    外婆的家門口有一顆很胖的杏樹。每年六七月份,外婆拿著樹枝,打下幾顆早杏,皺著眉咬一口,酸酸地像首詩。

    外婆咬杏子總是用左邊的牙,每咬一口,皺紋就越清晰。我還記得她那時的樣子。她不識字,學著給我在地上劃著“上”、“下”、“田”;我騎在她的脖子上,她往灶火里添柴,做飯,手指頭一直黑黑的;我尚小,弟弟更小。

    他學著外婆說話:“哥哥,你別哭了,再哭就把你放到驢圈里讓驢啃頭。”可我還是會哭。

    外婆從不打我。

    那時候表哥表姐都在外婆身邊,她有好東西總是偷偷留給我。她也有怨氣,和外公吵架,和大姨吵架,家長里短,誰還記得。

    我從此不哭了,是在五歲的時候,因為讀書,爸媽舉家搬到縣城。每逢放假就坐著中巴車回鄉下,該上學了就坐著中巴車回縣城。

    從鄉里發往縣城的中巴車每天早上五點多就在街道上鳴笛,外婆三四點起床給我做飯,五點叫我起床。送我到車上,中巴車離開街道,在轉彎的山路口,透過車窗,我總是看見她還在原地站著。

    她一站就是多年。從我五歲,到我二十五歲。外婆無數次看著我的背影離開,到如今,我要看著她的背影離開了。

    請來的老先生熬夜在外婆的棺材上作畫,上書“清風明月、駕鶴西去”。

    畫畢,和姐夫連夜送老先生回家,雨在車窗上順勢而下,彎彎曲曲,就像來時的路。這一路無言。回到靈堂,燈盞長明著,守著外婆,以為她還在身邊。

    上次來看外婆是去年的春節。那時她還能做飯,能走動。我和伙伴們喝酒,打牌,她在床上看著,很晚了都不睡。“什么時候找媳婦?”外婆偶爾問起。

     “慢慢來。”我說。

    幸好沒人催我的婚事。慢慢來正合我意,我還有大把的時光,卻忘了外婆的日子所剩無多。這倒和自由無關。那時少經人事,卻渴望所謂自由,后來發現,那時所要的自由,不過是你讓我干什么,我偏不干什么。

    為此付出很多代價。外婆總是包容我的一切,不論我干什么。我知道,所有的寬容都是因為無所謂,所有的包容都是因為無所求。

    轉瞬外婆臥床不起。很多醫院里去看,說外婆全身上下都健康。她依然臥床不起,快一年了。

    她有心臟病,我小時候見過她發病的樣子,是二舅家搬到外地去了。她對我們是那么的依戀,她的自私殘存在與我們為數不多的相聚里,與日俱減,直到一無所有。

    我似乎看見了她的孤獨。

    全家一起動手,給外婆的墳所在的地加高田埂,雨水就不會漫過來。坐在田地一角聊天,最小的稼偉都十四五歲了。

    漫山的花草,全是外婆修修補補的痕跡。我突然覺得外婆觸手可及。云慢慢地散開,暖風不停地瞎跑,天色干凈的像井里剛出來的水。如期而至的春意簇擁著,一樹白從頭頂的田埂上探出頭,我慌忙爬上去。

    哦,外婆,你身后的村莊桃花盛開。

    (轉載 作者:蘇桓稼 ,90后作家、詩人、導演)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你身后的村莊桃花盛開》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你身后的村莊桃花盛開

    本頁地址:http://www.morheir.com/meiwen/13625.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點點更健康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 <nav id="o80u8"><strong id="o80u8"></strong></nav>
  • <menu id="o80u8"></menu>
    <nav id="o80u8"></nav>
  • 大富豪棋牌游戏